香港人養育觀與家庭關係研究
新聞稿
二○○六年十二月十九日
港人家庭重安穩忽略養育承擔
父母重養育承擔可提升家庭滿足感
 

突破機構於二○○五年十月至二○○六年三月期間進行一項的「香港人婚姻觀與家庭功能研究」,研究發現本地大部分家庭的生活滿足感和婚姻滿足感良好,家長亦享受為父母的角色;然而港人在家庭生活上較著重和諧及安穩,勝於養育和塑造下一代,部分港人更對承擔養育子女的責任存在疑慮。研究顯示,重視養育子女的工作和責任,對提升家庭功能和家庭生活滿足感非常重要;社會大眾若忽視家庭作為承擔養育子女的角色,只會削弱家庭功能,長遠會引發更多家庭問題和事故。

是次研究對象為十八至五十五歲的本地家庭成員。研究以隨機抽樣電話普查的方式,訪問了本地1110位家庭成員,訪問成功率達21.5%,樣本標準誤差率少於2.9%。受訪者的年齡平均為36歲,當中較多是女性(63.6%)和35至44歲人士(30.3%),已婚或曾婚人士佔六成多(62.7%),三成多(33.9%)具專上學歷。研究主要瞭解家庭生活滿意度與其家庭功能、婚姻觀及作父母的心態等關係。

港人重視家庭安穩,多於養育和塑造下一代

研究顯示,大部分(87.0%)香港人滿意或非常滿意現時的家庭生活,已婚人士亦滿意或非常滿意(85.6%)現時的婚姻生活;在已婚的受訪者中,八成多(85.6%)育有子女,平均育有1.8名,當中大部分(87.6%)表示享受或非常享受作為父母的角色。研究發現,是否育有子女,並沒有影響受訪者的婚姻生活和家庭生活的滿意程度。

研究更發現,已婚並育有子女人士對家庭會更為重視,此類受訪者對六項家庭價值和功能發揮的重視程度,明顯高於未婚或已婚未有子女人士,六項家庭價值為:「家人能夠彼此愛護和關懷」、「家庭能夠提供一個安全的居所」、「在家庭中,父母婚姻關係穩定,作為子女健康成長的條件」、「家庭能夠給予成員支持和幫助」、「家庭能夠塑造成員的人格、教導他們處世待人」和「家庭能夠孕育下一代」。

然而,按以上六項評分的重視次序,則發現無論是結婚或育有子女與否,受訪者都同時將「家庭能夠塑造成員的人格、教導他們處世待人」、「家庭能夠孕育下一代」兩項評為最低分,反映港人在家庭生活上較重視相處和安穩的原素,高於養育和塑造下一代。


部分港人對承擔育養責任不足

雖然整體八成半(85.6%)受訪者表示「有準備在結婚後會成為父母,照顧子女」,但三成四(33.7%)人仍認為「結婚和生兒育女的責任是兩件毫無關係的事」;未婚受訪者當中,六成(62.3%)表示若結婚後一定會或多數會「生兒育女,為人父母」,但四成多(46.8%)卻認為「生兒育女的經濟負擔太大,過於能承擔」。以上數據反映部分港人對要成為父母養育子女和承擔當中的責任存在疑慮。

在已婚並育有子女的人士當中,研究更發現部分人士的養育心態值得關注,包括認為「生兒育女是人生的負累」(11.4%)和認同「當照顧子女會阻礙自己的個人發展或興趣時,會將責任交給配偶或其他人」(20.0%)。研究顯示,有關的態度影響有關的家長未能享受作父母角色和未能滿意現時家庭生活。

家庭滿足不單靠和諧,重視養育責任帶來裨益

研究又發現,家庭中重視養育的元素、家長並願意為作父母付代價,與家庭功能和家庭生活滿足感的提升關係密切。數據顯示,受訪者家庭的功能良好,包括良好家人溝通關係、較高家庭凝聚力、具彈性的家庭適應力和減少家庭內部衝突等,可以提升家人對家庭生活的滿足感;此外,重視家庭養育元素,亦可以預測良好的家庭功能和家庭生活滿足感。

研究反映,與良好家庭養育有關的元素,包括「家人能對家庭有責任感」(如「在我家中,父母都能夠盡責照顧兒女」)、家庭中能有「正面的價值傳遞」(如「家人給予我重要的人生價值觀念」、「家人對婚姻、家庭或生兒育女的看法,都直接或間接影響著我對以上議題的看法」等)、家庭中家人能有「健康的家庭界限」(如「家人會關心我的事,亦付予空間我作選擇」、「家人關心我的升學前途,跟我有深入的討論,但他們會容許我作最後的決定,並且不論我最後如何抉擇,他們都會尊重我。」),家長能對成為父母作準備、並「願意為養育子女付代價」(如「為了照顧子女,即使犧牲個人興趣和發展都是值得」)等。數據顯示,以上四項與良好家庭養育有關的元素都能提升家庭功能和家庭生活滿足感,反映要令家庭成員開心滿足,不單只重視家庭和諧和穩定性,良好的家庭養育工夫和作付代價的父母亦是非常重要。

負責是次研究的高級研究幹事陳之虎認為,研究正好提醒社會大眾不應忽視家庭中養育責任的重要性,特別是父母對養育責任的承擔是否足夠。是次研究反映部分港人的養育觀不全面,偏重家庭的安穩性及和諧,忽視家庭作為養育和培養下一代的角色。在經濟主導的社會中,會錯誤地忽視支援家庭養育的角色;良好家庭養育,一方面提高國民的質素,培養優良人才,亦能減少社會問題。忽視家庭養育工作,只會削弱家庭功能,長遠會引發更多家庭問題和事故。

近年家庭事故和家庭暴力受各界關注,政府現時對社區為本的家庭狀況評估缺乏有效的參考資料,陳之虎建議政府和有關部門應考慮於各區定期評估家庭滿足感和家庭功能的指數,以瞭解區內家庭的情況,藉以配合相關的教育、預防和介入工作。

突破輔導中心總監沈淑文認為,現時香港家庭的難題,就是把應該承擔的責任「外判」,以致家庭功能日趨削弱 ─ 家務有家庭傭工處理、學校與社區充斥著林林總總的生活技能、人際相處、情緒管理等課程,遇上家庭糾紛、親子困難,更可以交由專家處理。久而久之,家庭這個培育下一代、提供安身立命之所的「橋頭堡」,即使表面穩定,內在的功能早已被大大削弱;傳統家庭價值和智慧漸漸失落,實在值得社會大眾多加關注。

 

 

 

相關文章 / 研究:

 
賭博與香港家庭研究2005
青少年人際溝通與聯繫研究
遠超個人的傷痛--從研究數字看賭博問題
青少年傳統價值與社會責任研究
賭博與香港家庭研究

北區青少年發展與社區資源研究

賭博: 城市的咒詛

Web sites of Gambling Studies and Discussion

「The impact of Gambling on Society and You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