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受訪/ 羅偉珊(Susi)、連安洋(阿洋)、陸海敏(Mimi)

2019 April 1
【休整 | (三) 在創作的過程中休整】

羅: 羅偉珊(Susi)艺鵠文化工程師

連: 連安洋(阿洋)艺鵠文化農夫

陸: 陸海敏(Mimi)艺鵠藝文園丁

 

過去十多年,富德樓成為許多藝文工作者整理人生、探索路向的空間,來申請租用單位的人有什麼共通點?

: 申請者中有個人創作者,亦有2 至5 人的創作單位,說到共通點,可能是想跳出自己現時狀態、嘗試一些新的可能吧,例如有個將會遷入的單位,主理的兩位女生收集了許多香港製造的塑膠玩具,嘗試開設玩具博物館,展示昔日本地工業的面貌。大家可能是想在有序的生活中,期待一些轉變或改變,而富德樓這地方,恰巧成為大家認為適合發表想法、持續創作、甚至有新發展的的一點。

: 他們是需要空間和資源吧。像阿洋提到的例子,通常一些想法在創作者的腦中醞釀了許久,但來到這裏,才有空間落實或發表。其實藝文工作者常常儲起很多想法,或是已做了一些實驗和嘗試,但未必有人可以一起討論、聆聽,久而久之就會禁不住質疑自己,到底所做的是否有價值。但我覺得富德樓就如一個聚會點,讓人在這裏交匯,一些外國的藝術工作者來港也會來富德樓,了解香港的藝術消息,也會與這裏的單位交流想法,彼此有新的刺激,新的點子。

:這裏讓創作者有個可以接觸外界、與人連結(connect)的契機,讓他們知道不止自己一個在埋首努力,甚至發現有人與自己做類似的創作,也是一種寬慰。

 

我們常說的休整,包含休息和整理,按你們所接觸的藝文工作者,他們會否特別需要休整的空間?

: 我想起一件一套四本的小誌,它的創作者Jeffrey 是一位手作小誌製作人及倡議者。他原是個自由工作的設計師,與太太住在長洲,後來懷了孩子,就搬回市區居住,覓了一份全職工作。去年底他製作了這套小誌,記錄在長洲生活的想法、掙扎、美好等,也特地辦了展覽和分享會,恰似把人生中的一個轉捩點攤開來。我後來有位曾住過長洲的朋友讀過小誌後,也很有共鳴。或許對創作者來說,休整不一定是生活模式上的休整,創作作品及其過程,也可以成為休整的出口。像Jeffrey,他可能每日都忙於工作、生活、照顧孩子,但製作小誌的時候,也是他一個休息和整理的空間。

: 我還記得他的展覽完結時,一家人都來了,特別架起相機,一起在展覽前拍了張家庭照,才徐徐把展覽拆下,當刻感受到他對此多麼重視,是一個好重要的時刻。

 

富德樓如何成為創作者們整理的空間?

: 許多創作者在進駐單位後,透過辦展覽、劇場、分享會等,更清晰自己要走的路或發展方向,甚至有能力往外闖。當然也有些剛畢業的藝術學生夾份租用單位,在這裏摸索,到底該做全職還是自由工作、還是通通都不做、只專心創作;也會問創作的意義、方向等等,或許到離開富德樓的一刻,他們仍然對前路不太掌握。不過,他們曾經在這裏嘗試,做過某些展覽或演出,知道有些路行不通,知道有些事不用再試,也算是種整理吧。

:其實大部分的創作者,意志和決心都頗堅定。或許因為知道可租用富德樓的年期有限,都會盡力創作。亦有一些單位,當我們問及離開富德樓後有什麼新發展,他們或許都沒有太大想法,不過也很感恩在這裏的空間,讓他們嘗試許多可能。

 

艺鵠簡介:艺鵠由馮美華(May Fung)創辦,是灣仔富德樓藝術文化單位的管理組織。自2003 年起,艺鵠透過半資助方式,把富德樓其中18 個單位由商住兩用轉為藝術文化用途,以低於市價逾半的特惠租金供各藝術文化工作者及團體使用,讓大大小小的意念、創作、實驗、計劃、行動、組織在這些空間萌芽、成長、實踐、發揮,至今受惠個人/團體已有50 個。

  • Share:

Related Post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