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話說

撰文/萬樂人 總幹事

2019 August 1
【總.有話說】安靜的力量

這一年,全球的政治、經濟、媒體生態都在急速轉變, 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形容世界已進入狂飆(Age of Accelerations)時代:「現在,很多人都覺得自己一直處於不斷加速的狀態中。」

事實上,在數碼洪流下,線上線下短兵相接,就如近期香港的社會事件,無論出於主動或被動,幾乎可說是全民參與,年輕人的行動力較高,往往跑得快、走得前……

有人把這段時間的社會運動比擬100年前的五四運動。當年,時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先生,無可避免地捲進了大漩渦之中。他認為作為校長有責任保護青年人,曾表示「願以一人抵罪」,連同其他14 所院校校長為被捕學生挺身而出。他事後卻慨嘆說:「殺君馬者道旁兒」。意思是說,一個賽馬的人,因為跑得快 ,旁人一路拍手打氣,於是他不斷快馬加鞭,最後累死了馬。有人這樣理解,北大在新文化運動中迅速前進,就在大家吶喊叫好下不住加速,以至差點失控。

作為突破羣體,我們一直堅持與青少年同行(being with),並學習承載青少年的生命,但很多時候亦會感到疲於奔命、不勝負荷。正如佛里曼所提醒:若人是一部機器,惟有按“Stop”的按鈕,機器才會停止運轉,腦袋才開始獨立思考、情緒才有機會得以紓緩。

墨西哥有一個寓言,說一羣人在匆忙趕路,忽然,一個人停下來。身邊的人很奇怪:為什麼不繼續走?那人笑答:跑得太快,靈魂追不上,我要等等它。我想,我們是否都走快了?又或者走得太遠,忘記當初為什麼出發?

在這狂飆的日子,我提醒自己不要陷入一種麻木的忙碌或爭鬥之中,而忽略了對永恆的追求、對自己的真實、對社羣(特別是青少年)的關懷,否則,我只是披戴着沒有靈魂的空殼罷了。

路仍是遠,我們必須不時停一停、靜一靜,想想自己在做什麼、往哪裏去?舊約學者布魯格曼(Walter Brueggemann)在《安息有時:重尋安息真義,抗衡當代文化!》(Sabbath as Resistance )中重申,設立安息日的上帝不會為人帶來壓迫和焦慮,而是透過安息的操練,把自己從現實的窘迫中釋放出來,傾聽城市裏青年人的呼喊。

我想,當下青年工作者最需要做的不只是去斷症開方、提供答案(cure),正如耶穌來不是只去擺平罪— 處理罪的事件;祂來是要關心人(care),分擔他人的傷痛。是的,我們的城市病了,所以請大家更要珍惜自己,靠着聖靈的能力,把無奈轉化成希望、化詛咒為祝福!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And sings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And never stops at all

「盼望」鑲着羽毛

棲在靈魂裏

唱着無詞之歌

永不停息

By Emily Dickinson

  • Share:

Related Post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