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整理/許桂珊 外事部

2019 August 1
【請聽______的聲音 | (一)近來的情緒狀態如何?】

受訪  寶濤/社工 玉蘭/父母 阿言/青少年 阿欣/青少年 阿真/警員家屬 摩西/傳道人

 

「較多是嬲,市民提出撤回條例修訂的訴求這樣清晰,政府卻擺出一副高傲姿態以官腔回應,像『錄音機』一樣,元朗事件後就更憤怒。傷心,失望,因為今次運動中不止有人受傷,更痛的是有人以死明志,已到了性命攸關的地步,但政府沒有選擇正面解決問題,令大家一次比一次更憤怒。社會好像一直退步中,法治也是,自由也是,這是令我最痛心的。

— 寶濤

「我兒子一直參與社運,這段時間他的同學間中來我家,會說起在自己家中的難熬:上一代對着電視破口大罵,說示威者受傷、被捕是『抵死』。他們聽在耳中非常難受,因為父母一直教導他們要尊重人,要以禮相待,但今天父母口中卻說出這樣的話,從小到大的價值觀在一瞬間全然傾覆。

抗爭已經夠顛沛了,回家後還要面對多一重苦澀,聽見這些,我相當傷心難過。亦會因為許多人對年輕人的不明白而𤷪𤺧和憤怒:他們不理解年輕一代為何要走出來,又不願意進到現場,只憑着電視畫面指指點點,真的好𤷪。

「心情也會隨不同活動受影響,因為幾乎每次集會、遊行,兒子都會出去,作為媽媽,自然擔心他的安危,故心情時有起伏。」

— 玉蘭

有時候會氣餒,但情緒狀態也不算特別差,發生這麼多事,對我來說,反而令我更堅定繼續走下去。最初參與社運,也試過因為畀人鬧『搞亂香港』、被指摘而心情低落,但他們就是要影響你的情緒,讓你覺得無力、無法繼續,所以我認為反而應更努力、更堅定去行,讓這些人明白我們在做的事。」

— 阿言

好沮喪,心情低落,睡得不好,臉上也多了幾粒瘡,我知道那是壓力。常有種無力感,也害怕參與任何話題討論,畢竟無論談什麼,最終都會扯到反送中事件。和別人聊天,也盡量只提自己和孩子的事,避談丈夫的職業,是怕被標籤,怕影響家人。

「人有不同立場,交換彼此看法,就轉個話題,沒什麼大不了,可是總有些人偏偏扯着不放,非要爭拗到底,所以也盡量不參與討論,能不提就不提。有段時間,我連坐的士也不敢叫司機駛到寓所樓下,就是怕被司機知道自己住在警察宿舍,在車上會有說話聽,影響到同行兒女。」

— 阿真

最近兩、三個月都百感交集,一方面,香港的處境確實讓人感到無奈、無助,正如抗爭者付上沉重的代價,甚至押上自己生命作賭注。而政權的回應或沒回應總是令人感到憤怒及不解。

「與抗爭者在一起時,雖然常在無力感與堅持到底的感覺間遊走,卻在這段時間看見香港人最美麗的一面:在地鐵站出閘預備走上街頭時,有位母親向我們說:『年輕人,真的要小心,要平安回家。』當催淚煙把眼耳口鼻都攻得刺痛時,身邊總有人互相扶穩,互相幫助沖洗,也不忘喊叫『香港人,加油!』這個暑假,本不應如此沉重及痛苦。但卻在痛苦中,看見了人性的光輝與人性的醜惡,繼而不斷的提醒自己,要活出這光輝。」

— 摩西

 

  • Share:

Related Post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