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整理/許桂珊 外事部

2019 August 1
【請聽______的聲音 | (二)你最恐懼的是什麼?】

受訪  寶濤/社工 玉蘭/父母 阿言/青少年 阿欣/青少年 阿真/警員家屬 摩西/傳道人

 

最恐懼是……不知道兒子去了哪裏,好像突然間消失,沒有消息,聯絡不上。其實真的害怕—害怕失去孩子,擔心安全,擔心受傷。記得6 月12日之前,他和一班同學在家中開會商討翌日的行動,散會後,他告訴我和丈夫,他們決定通宵靜坐,但亦已作好被捕的準備,若是被捕,他已安排人通知我們保釋。當下,我心一沉,丈夫說:『這天終於來了。』自兒子參與社運後,我們早知道會有這一天,但總是希望不要太快,畢竟他還年輕,但那一夜,真感覺這天要來了,很沉重,真的很沉重。」

— 玉蘭

年輕人無希望— 對自己的未來無希望、對香港的前景無希望,甚至連對自己的生命都失去了希望……然而也發生了。年輕人不是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只是盡力到底、流血受傷也換不到政府的回應,就決定用最激烈的方式— 以死表達對政府的控訴及自己的不滿和決心。社工總是嘗試讓人看見希望,對生命有強烈熱忱,但若用盡力,也無法令他們看到半點希望,看着一個個輕生,這是最擔心、也最不願看見的。」

— 寶濤

好恐懼身邊的人出事,可能是受傷,或者遭到逮捕說實在,每個上街的人都有一道底線,可能是不流血,或是不受傷、不被捕,最恐懼的就是越過了底線。我自己的底線……倒沒有想太多,如果有一天我被捕的話……如果我被捕,能夠幫助一些人、令他們的底線不被觸碰,我覺得,也可以吧。」

— 阿言

最怕丈夫執勤時會受傷。說真的,我從未如此實在的感受到,原來警察這職業與危險這樣近。當然,紀律部隊如消防、海關等的工作現場也有危險,但今天警察受傷的原因,竟是來自與示威者的衝突。警民本來相安無事,現在卻動輒短兵相接,兩者的對立,我覺得是政府造成的,而這種局面本來是可避免、根本不必要出現的。

「受傷害的不止於身體上,還有心靈上。今天,警察這一行已不再受人尊重,在街上也隨時遭到辱罵。現在不止警察,連警察家屬也受牽連,正常人怎受得了?每個人都需要基本的尊重和信任吧。」

— 阿真

最恐懼的是,當我們的下一代把他們的一切、他們的未來都押上後,換來的是失敗收場。失敗也是其中一個預視的結果,但是最擔心的是,人失去盼望,絕望帶來的無助感,使人永遠不敢再對社會有想像、有希望。」

— 摩西

「試過一次在現場,我正在從後方將物資以人肉鏈方式遞上前線,突然有人喊要撤退、要走,隨後有一堆示威者向前跑,我朋友急忙把我拉到另一處,當我們回過神來,才發現後面全部都是警察,距離極近,看見他們兇悍的眼神,手握着警棍放在膊頭上,好像隨時要揮棍,那一刻好驚,好恐懼。

— 阿欣

 

  • Share:

Related Post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