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整理/許桂珊 外事部

2019 August 1
【請聽______的聲音 | (四)這場風浪裏,你最大的領悟是什麼?】

受訪  寶濤/社工 玉蘭/父母 阿言/青少年 阿欣/青少年 阿真/警員家屬 摩西/傳道人

 

信任、在場、一起行下去的重要。我們明白他們為何要上街嗎?如果我們沒有走進現場,不知道正發生什麼,討論再多也是虛浮沒意義,他們也懶得與我們再說下去。有人說,我和孩子政見不同,唉,政見不同不代表你不能走上街、了解一下外面發生什麼事吧。儘管你不認同他的行為,但你可以認同他的感受啊,就接納他憤怒,容許他難過,進入他的內心和困境,這很重要。愈是艱難的時候,你在場,就愈是建立關係的最好時機。

「有人說,年輕人不懂思考。老實說,今時今日資訊爆炸,談政治、談社會、談神學的文章和分析隨處都有,再者,通識教育早就教他們練得一身正反立論的好武功,他不缺任何資訊啊,他只是希望你聽— 在一個信任、接納、不會被質疑的空間下,好好的被聆聽而已。許多時父母由於自身經歷和對子女的愛,堅持孩子要採納自己的一套,卻換來口服心不服,更沒想到,不願放手的愛,其實會令孩子窒息。換個方式吧,問問他們累不累、餓不餓、心情怎樣⋯⋯ 讓年輕人感受到關心,比爭拗立場對錯來得更重要。」

— 玉蘭

「信念要堅定,可以失望,但不可以絕望,這也是遊行中常聽到的。既然一開始是要求政府撤回,就帶着這個初心繼續這場運動,繼續走下去,不要讓仇恨取代信念。即使好嬲政府、嬲警察,也不要讓憤怒蒙蔽雙眼。如果帶着的是憎恨而不是信念,整場運動就變質,也就失去最初的意義。我們不是『撩交打』,是要爭取政府回應訴求。」

— 阿欣

「與其說領悟,不如說是再一次看清楚,香港的年輕人並不是社會所標籤的『廢青』,而是一班『心水清』的青年。他們有勇氣、有智謀、有理想,為心愛的香港,願意在各個崗位竭力付出。權力從來不在年輕人手上,但香港的未來是由年輕人接棒,若然政府繼續漠視、扼殺他們追求理想的聲音,那麼,是誰毀掉香港的未來呢?甚願這個領悟,也讓政府有所覺悟。」

—寶濤

「我未見過這麼多香港人支持一場運動,出現這麼多的連儂牆。是團結、是香港人這麼團結走出來,大家撐着彼此,動搖政府,換來一些結果,為這場運動加力,因此團結是其一。其次是學會尊重和理解,我是和理非,不太主張無底線抗爭或者行動無限量升級,因此也不甚理解在前線的勇武示威者。但是,這段日子開始明白,當過百萬人上街都換不來半點正面回應,實在不得不換個方式,姑勿論是用什麼方法,都只希望成功爭取政府回應市民訴求而已。哪怕大家的底線不同、參與不同,但爭取的目標既然一致,我們就當彼此尊重、理解及支持,一同捍衞這個地方,讓香港— 我們的家,有愈來愈多的民主,而不是愈變愈差。」

—阿言

「我還未想得很透徹……畢竟風波還未完,每天仍有不盡的消息刺激神經。不過倒是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種體會:立場不同,有人會不停爭論,有人索性直接移除朋友(unfriend),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其實可以好脆弱,但即使彼此看法分歧,有些人仍然真誠地送上關心慰問,這實在是格外珍貴的。

「在網上會看到海量的資訊和影片,該怎樣去消化這些資訊、怎樣去表達意見,這也是我近來的思考。有人認為在自己的社交平台,愛說什麼就說什麼,譬如除了針對事件、針對警隊操守外,更用上一些侮辱性字眼,連帶警察的家人也要一併咒罵,甚至要警察全家去死。在這個每人都可以成為媒體的年代發表己見時,我們是不是應以理性去明辨和校正焦點,而不是徒具仇恨的咒罵?會不會有更多的考慮和責任,是信息傳播者要細思的?

—阿真

「從前我覺得要盡力對話,但到現在比較悲觀一點,有些『相信地平說』的人,他們不願意明白,於是怎樣對話都好像沒有用。當然,我仍希望、也可以聽見有人會有轉變,或放下自己去聆聽別人。

教會羣體一直怕談政治,過分恐懼要表態。然而在這個時代中,仍然避而不談、不願看清香港正發生的事,更想採取 『安全、容易』的做法,隨便說幾句就把現在的處境打發掉,這樣的『見證』,會令信徒對教會更失望。

— 摩西

  • Share:

Related Post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