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受訪/程校長(化名) 整理/許桂珊 外事部

2019年10月1日
【不一樣的開學|(一)「不應讓政治進入校園?」——校長怎樣看】

愈來愈多學生受傷、拘捕,各界除了關注執法者的行動,學校面對學生被捕的處理、應對和立場,也成為新聞焦點,校長,自然首當其衝成為質詢的對象。這次,我們走訪程校長(化名),嘗試以中學校長的角度,理解這次風浪為教育界帶來什麼……

 

談到今年開學的不同,程校長首先想起的,是與5 年前雨傘運動的比較:「那年開學,學生只是要求你表態,今年卻是一來就罷課;那時教育局亦沒有要求一遍又一遍的約見和會議,社會事件的矛頭也只是指向政府,不像現在般指向警隊……」

在一片呼嘯的政治風雨中開學,程校長坦言並不陌生,然而,今次的難度,對全港校長來說,比起2014 年,絕對是幾何級數的倍增,極考驗應變力和抗逆力,他亦不禁嘆一口氣:「今次要照顧的層面,既深且廣。」數數看:在驚怒哀愁等情緒中打轉的學生、不同政見家長的查詢甚至質詢、老師們如臨大敵加上手忙腳亂、校監校董以至辦學團體的聲音、教育局的連番約見和追問,還有稍一處理不慎而引來的輿論壓力和傳媒追訪……要恰如其分地面對,一校之長的位置,着實不易。

 

罷課.受傷.被捕

開學後首要面對的,固然是罷課:「有許多校長說要禁止(罷課),至於我,倒是認為罷課是學生表達和宣洩情緒的一種方式,藉此表達對此次運動的支持。」程校長說,在不干預他人、同時能提供家長信、並確認家長知悉罷課後果的情況下,學生以這種形式表達訴求,他是接受的。

「我們知道同學會在校內派發白絲帶、黑口罩、文宣,聲援受傷的學生,也再三叮囑同學在派發的時候,如果對方沒有接過去,不能強逼,不能非議,不能仇視——總的來說,不能勉強他人。」罷課看似停止了教與學,但細心看,教育並沒有停止,說的是身教:「我在校內早會多次向同學強調,立場不見,政見不同,討論可以,爭論也可以,爭拗亦可以,即使面紅耳赤也不要緊,但爭拗完,要明白和而不同,要彼此包容,這是原則,大家都要放得低。」

隨着衝突愈演愈烈,被捕、受傷的人也愈來愈多,10 月初,警方近距離向一名示威者開槍,全城嘩然,後來發現中槍受傷的示威者是荃灣一所中學的學生,傳媒、公眾的焦點立即轉向校方的回應,問程校長,可有想像過,若是自己的學生受傷被捕?「假如自己的學生被捕,就與校董一起去警署保釋同學,在起訴過程中一直陪着那位同學,告訴他,學校必定不會開除他的學籍,讓他放心。」如果有人要學校提出譴責?「我會要求3 天時間,盡可能找來所有事發時拍攝的片段,我要和老師一起看,仔細地看。倘若學生攻擊警察,是有錯,但他的行為是否有需要近距離往心口回以一槍?如果我和老師們看畢所有片段,都認為開槍不恰當,我們就譴責警方。」

 

校園理應是政治淨土?

眼看反修例風浪引發的紛爭蔓延至校園,許多人提出學校不應談及政治,程校長直斥,說這話的人,根本當學校是個與世隔絕的地方:「你教學生關心國家,又期望他對社會有承擔,如果將社會的一切隔絕在校門外,還有什麼可承擔?」想想看,先不論在學時期,老師期望我們養成讀報紙知時事的習慣;就是學科,諸如歷史科、經濟科等,同學也須理解各國政治和局勢;通識科更涵蓋今日香港、現代中國及全球化等單元範疇,通通離不開對政治時事的基本認識和理解。要校園和政治絕緣,大概,香港的課程教育制訂也得推倒重來吧。

程校長認為更重要的,是不要讓外界透過學校作政治角力:「一個學生受傷,一方意見要學校譴責,另一方又要學校革除學籍,亦有社會人士隔空喊話,大家都企圖透過公眾及輿論壓力向學校施壓,這就真是將政治帶入校園了!但是,若然不去干預學校,由學校處理,效果可能很不一樣。」學生出事,不止一次有校長趕到警署徹夜守候、協助保釋、給予安慰、讓他們有空間復原。能做到這樣,同學們其實已經很感動。認真細想,年輕人向我們要的是什麼呢?不就是真真正正的陪伴和同行嗎?

曾經有家長追問程校長持什麼立場,他一語說出重中之重:「我的立場有何重要呢?最重要是,我怎樣照顧和教育學生。」

 

在學業上「勇武」

有學生告訴程校長,近日腦海常會浮現、重播一些影像畫面,想集中讀書,很難。訪問當天,正值政府宣佈《禁蒙面法》的下午,校長無奈地說:「前幾日有學生中槍,已是一大震撼;現在更來一個《禁蒙面法》,這幾天同學們肯定沒有心情讀書。」知道立法的消息,有女同學忍不住哭起來,問校長,未來怎麼辦,他的聲音微弱下來:「我答不到。」其實,何止校長,那天下午,無數香港人都在問,都無力,都答不到。

然而,再無力,考試不會等人,也不會延後,身為校長,還是得想方設法幫助學生重歸學習:「9 月2 日開學起我就跟同學說,想要救香港,就要畀心機讀書,成為一個將來在香港社會中有影響力、有話語權的人。」許多年輕人反問,既然都看不見香港的未來,為何還要為未來讀書?「香港會變成怎樣,我真的不知道,但正正因為不知道,就惟有預備好自己。」到頭來仍是要讀書,校長也笑說不知道同學們會否聽得入耳,看似陳腔濫調,其實想想也是真實,如果可以,當下在學業上「勇武」一點,奮進讀書,以正直善良影響社會,也許在某天,就能移風易俗,為社會帶來改變吧!

  • Share:

相關文章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