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羣故事

撰文/顏佳莉 Trial and Error Lab 駐場伙伴 攝影/黃國榮

2018年08月01日
【人‧羣故事】一張枱開始的嘗試之旅

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 是一個偶然,卻又可說是一連串的經歷把我帶到這個地方。

我在大學修讀社工課程,畢業後理所當然地成為註冊社工。本來躊躇滿志服務有需要的人,但現實是我們都逃不過制度的限制。充滿疑惑之時,萌生了到英國闖一闖的念頭,一去就2年。在英國的工餘時間,我重拾自小就感興趣的藝術,更一口氣讀了5 個短期藝術課程。

回港後再回到那分岔路口:繼續做社工,抑或嘗試走藝術這條路?我沒有馬上下決定,反而選擇在非牟利機構教授手工藝課程,既可以發展藝術,又可以服務有需要的羣體。可是,那段時間窩在家中,醒來就練習畫畫和準備教班,累了就去睡,家人都不理解:「點解有社工唔做?」、「點解日日都在家hea ?」

那段時間自信很低,對他人的說話也很敏感;因為沒有固定的工作室和時間表,我很難向身邊人解釋其實我也有工作,只是模式跟一般人不一樣。於是下定決心尋找工作室,但大多租金昂貴,並非是剛起步的我能負擔。剛好看見Trial and Error Lab招募駐場伙伴(Lab Fellow),我覺得以一張工作枱作起點,似乎比租用整個工作室更適合我。

進駐Lab 以後,不同機會接踵而來。

有了固定的工作空間,我幾乎每天都會回Lab,家人也開始理解我是外出「工作」。因為有更多的空間,我嘗試用絲網去創作畫作,並舉辦工作坊。去年10 月,Lab 為我做了一篇訪問,談到很多自己從沒有宣之於口的事,家人和朋友們開始理解我在做什麼,以及為何放棄社工轉而投身創作。

其後Lab 與佐敦突破書廊合作,舉行PopUp Store,我的作品被選上,能放在其中寄賣。縱然不時忙着要推出新產品和趕製貨品,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肯定,也為自己的產品帶來曝光的機會;這次經驗令我學懂與寄賣店合作的模式,也讓我更了解自己作品的市場。

申請Lab 時所寫下的幾個目標,在進駐的大半年間都能達成,我更明白到成果不一定是創造新的東西——發現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或範疇、認真尋找方向也可以是成果之一。在Lab 的經歷讓我下定決心專注發展插畫,並報讀英國院校的插畫碩士課程。還記得3 月中收到正式錄取通知時,我正在Lab 上課,大家都為我高興,其中一位管理員更開心得立即擁抱我一下!在這裏的生活就像以前上學那樣,大家一起看着對方如何一步一步地走過來。我很慶幸自己當初決定成為Lab 的一分子,若沒有來到這裏,我會不會下定決心報讀碩士?我不肯定。

Lab 給我的不只是工作枱,更是一個創作人的身分,以及不同類型的嘗試。以前在家閉門造車,沒有跟別人有太多交流;但來到這裏,會與其他伙伴一起討論,得到更多靈感和意見。

梵高說:「很多美好的東西或偉大的事情,都是從很多很多的小事集結而成的。」這句說話或許能總結我在Lab 的生活吧!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