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訪問/ 廖暉清、陳文鏢 撰文/ 許桂珊

2020年10月05日
【實與虛|(一)或許帶來另一個起點?——當面談輔導換成電話或視像】

輔導中心一直提供面談輔導服務,在疫情下,這已是輔導中心第二次關上大門。由實體的面談輔導換成電話或視像形式,這些轉變,又為同工帶來怎樣的思考和領悟?今次我們邀請輔導中心的輔導員廖暉清(Carmen) 及陳文鏢(Edwin),談談他們這段時間裏與受輔者同行的歷程。

當日常再次變成非常,輔導員也要轉換形式為部分受輔者提供協助。到底面談輔導,與電話或視像形式的輔導有何分別?

電話和視像提供不了的是……

首先是環境的差異,這會影響受輔者的安全感。Carmen 說:「輔導室能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沒有人偷聽,輔導員也會保密,受輔者不用擔心會有其他人知道。」房門一關,輔導室就成了隱密的空間,受輔者能安心敞開自己的經歷和傷痛;即使最終崩潰得一塌糊塗也好,也有輔導員的專業和陪伴盛載。若以電話或視像進行輔導,受輔者大多只能處身家中,即使在自己的房間,也擔心被家人偷聽、發現哭得眼睛紅腫或其他異樣,尤其是部分家人並不知道自己正在接受輔導。據Carmen 和Edwin 說,部分受輔者甚至要走出走廊、或到樓下平台花園進行電話輔導,在這些環境下進行輔導,並不理想。

Carmen 指,面對面傾談時,輔導員也會藉由許多非言語的線索(non-verbalclues)評估受輔者的狀態,例如眼神、表情、手部動作、坐姿等等,「坐得定唔定?雙手是否不停捽來捽去?有無僵硬狀態?或者是揸起拳頭?」相比之下電話只能聽見聲線、語氣,而即使視像面談能看見表情,但始終不及見面那麼全面,加上網絡速度及視像軟件的限制,輔導員也未必能好好判斷及掌握受輔者的狀況。

限制中,倒也有些驚喜

Edwin 也提到有一次受輔者在視像輔導中泣不成聲,說了幾句,他聽得不清楚,也不敢要對方重述一次:「有時個網絡突然停一停,或者其中一方視像定格,都好影響個輔導氣氛。」甚至在一些特殊情況下,聽不到也會扮聽到,從而減少令受輔者因重複描述內心感受或回憶經歷時再次變得難過。他認為,比起在輔導室,輔導員和受輔者同在,彼此全神貫注,一起面對困擾或難關,現時只能對着電話或屏幕,陪伴和同行的感覺就相對減弱。

然而, 電話和視像形式的輔導, 也讓Edwin 有新的發現:「也有些人覺得輔導室是個陌生的環境,而能夠在自己的房中透過視像或電話進行輔導,又會反過來有另一種安全感。」兩位輔導員均認為,對一些害怕面對人、沒有動力出門、或者不願隨家長來接受輔導的年輕人,電話或視像形式的輔導反而成為幫助。Carmen 舉例,最近以電話形式為一位隱蔽青年進行輔導,反而讓他有更多緩衝和適應的空間:「他說自己匿埋多年,一下子要行出來,其實好吃力,現在透過電話輔導漸漸熟悉彼此,到見面時就沒那麼怕。我諗,係喎,某些受輔者可以有個進程,由電話過渡到實體面見,會有更多安全感。」

要落刀,還是輔導室最好

儘管如此,Carmen 認為,深層的情緒創傷醫治和治療,還是回到輔導室面對面進行處理會較為安全及理想,「許多nonverbal clues 在面談輔導中會更加清晰和細緻,因此面對面輔導,我們會比較放膽觸碰深層創傷,如果是電話或視像,我們就要小心評估到底可以『落得幾深』。」

對部分受輔者來說,理性的想法和思考就能將他們從眼前的難關釋放出來;然而部分經歷成長創傷或情緒困擾的人,輔導治療牽涉過去創傷場景的回憶,重歷當刻的感受和情緒,有機會引發情緒反應,甚至變得激動。在輔導室,輔導員固然能提供即時的引導、梳理和舒緩;不過換成電話或視像輔導,輔導員不在身旁,若觸碰受輔者創傷回憶的海牀,翻起的情緒可能就如海嘯般席捲身心,一發不可收拾,「萬一受輔者太過激動,一下就收線,好大鑊㗎。」輔導員最關心的,始終是受輔者的狀態,Edwin 以手術作譬喻:「我們真係會切入傷口(受輔者的創傷)處理,處理完,輔導員就要縫合傷口,確保受輔者離開時,起碼不再流血。如果無法確保,我們就未必落刀。」

雖然因為疫情才不得已轉用電話或視像形式輔導,不過Edwin 也坦言,這反倒豐富了輔導中心的彈性:「原來好平常的事,有機會唔work 或者突然出現限制,我們怎樣與受輔者一同搵方法應變?這也提醒了自己,輔導員也要不住學習,要有彈性的思維接受和應對不同的限制和狀況。」Carmen 也指,如何在轉變中,與受輔者共感,一起在逆境中面對壓力,一起尋找可能和出路,是這半年的得着;另一個領悟,是發現受輔者對電話輔導的不抗拒,「原來對某些人來說,這是個安全的開始,以往真的沒想到往後再發展,會否有受輔者適合先以電話輔導開始,再慢慢引入到面談呢?」對於一些習慣把自己隱匿起來的年輕人、或者抗拒與家人前來接受家庭輔導的年輕人來說,電話輔導可能是一個合適的起始點,讓他們對輔導建立安全感。看似逼於無奈的下策,反過來開拓豐富了同工對輔導的思考和彈性,也許在變幻日常的處境,保持開放的心,不排拒任何嘗試和改變,我們會有更多可能。

 


你知道嗎?這段時間,求輔者的情況都有不同的改變……

😞差咗:部分人因為長時間賦閒在家,心情鬱悶,容易感到孤單無助;有些則感覺與家人「困獸鬥」,見面多、張力多、衝突和爭吵也多。

😉好咗:有部分拒學的年輕人正輪候輔導服務,不過由於疫情下停課,不用回校,焦慮減少了,壓力得以舒緩,情緒上的困擾也少了!

😢無力咗:年輕人覺得白白失去許多時間——「無咗」、「徙咗」、「無希望」、「追唔返㗎喇」,而那些時間,本來可以用來讀好書、識個friend、發揮自己……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