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撰文及整理/何賜霖

2021年06月01日
【文字醫生|(一) 文字回應召命】

「我是醫生,不懂做雜誌,這不是我的專業!」1973年,蔡元雲醫生這樣回應蘇恩佩創辦青少年雜誌的邀請。2021年,蔡醫被選為第31屆香港書展年度作家之一。到底,一位醫生為何會投身文字工作?期間又經過怎樣的歷程?這一期,讓我們一同細看突破機構創辦人之一——蔡元雲醫生的寫作之路,如何與青年工作相輔相成。

從醫生到青年工作

從醫療領域轉為投身青年工作、從遊走病房轉為手執筆桿,這一切都源自40多年前,蘇恩佩看見蔡元雲醫生對香港年輕人的那團火!蔡醫起初斷然推卻出版青少年雜誌的邀請,然而經禱告尋問後,他最終決定辭去醫院全職醫生的職務,改為擔任半職,用餘下的時間籌辦雜誌。在與恩佩和一眾義工的同心協力下,《突破》雜誌終於在1973年底誕生,同時亦標誌着蔡醫寫作生涯的起點。

蔡醫多次分享恩佩是他的恩師:「恩佩不但指引我踏上青少年工作事奉之路,同時也是她鼓勵我寫作。」恩佩對文字認真,有不少出版雜誌的經驗,雜誌的每一篇文章,她都對遣詞用字反覆斟酌推敲,仔細修正潤筆。「我也有參加她的寫作班、論壇,從中提升我的寫作能力。她對我寫的文章有很多指導,亦讓我得到很多啟發。這些不止於技術的交流,也是生命的交流、異象的傳遞。」

(左) 蘇恩佩、(右)蔡元雲醫生

蔡醫的第一本著作——《醫者心》,就是在恩佩的提議下先在《突破》雜誌寫成,蔡醫把在醫院服侍病人的經歷記下來,並分享在醫護工作中的信仰體會和心路歷程,此書是蔡醫十分珍惜的早期著作。

此後,他繼續撰寫各類書籍,題材廣泛,包括心靈勵志、信仰靈修、青年栽培、家庭輔導等,從未間斷,至今著作超過20本。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蔡醫竟自言沒有文字工作的恩賜:「我認為自己說話、講道比寫作好。」那麼是什麼原因促使他依然堅持寫作?「文字能接觸不同的受眾,並且有長久保留的價值。透過寫作,我能整理自己生命成長的經歷,學習數算神的恩典,同時也能給更多人反思生命,認識基督。我很感謝歷屆和現任編輯給予我的鼓勵和協助,在寫作的路上與我同行。」

每本書也是生命故事

蔡醫坦言造夢都沒有想過自己會一本接一本地書寫。問到在眾多著作中,最難寫的是哪一本?蔡醫說:「《與恩師的10堂課》,因為要整理我與10位恩師同行的歷程及過程中學習的要點;但這同時是我非常珍惜的一本書,皆因這書仔細記錄了我的生命成長歷程。」

至於最滿意又是哪一本?「《從未遇上的父親》是我情有獨鍾的一本,因為當中訴說了自己的成長故事,特別是記述了我與父親關係帶給我的低谷。我十分恐懼父親,想不到,父親竟戲劇化地在我主講的佈道會中決志信主,我們成為主內的肢體。而這本書亦得到不少迴響,不少讀者致函給我,其中亦有很多與我見面分享,細訴他們有不少類似的經歷,還有父子相處的困難,亦有很多祝福!」

「突破」的文字救贖

在現今多媒體的時代,文字工作者的道路愈見難行,但「突破」始終沒有離開這個呼召,蔡醫也勉勵同工要堅持下去:「多年來,『突破』的文字事工多元化,以雜誌、書籍、網絡等不同形式,讓青少年得到反思及交流的機會。青年工作不容忽視,『突破』不要離開文字的救贖,要藉着文字救贖青年人。」

除了出版青少年讀物外,「突破」亦積極栽培年輕作者,對於有意投身寫作的新一代,蔡醫說道:「今天的年輕人好忙,但寫作的人一定要有閱讀,因為要有input才有output。作為一位基督徒,我認為《聖經》是十分珍貴的一本書,它能給我們重要的生命指引,並加深與神的關係,讓我們的寫作不會忽視了永恆的視野。我在自己的時間表中,必定撥出固定的時間讀《聖經》及祈禱,對我的寫作增添了不少靈感及生命力。」

繼續走寫作的路

近年,蔡醫在不同的服侍崗位上已交棒給下一代。退出前線的他,表示會繼續寫作,更透露正在籌備新書:「其中一本書將會分享我的寫作生涯,另一本則希望是與青年人有關的聖經分享,並把同行的歷程記錄下來,與關心青少年的朋友交流。」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