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受訪/游欣妮 整理/許桂珊 攝影/黃國榮

2020年08月01日
【看見書的可能|(一)讓書變得好玩——訪問游欣妮】

游欣妮,著有《我搣時很煩》、《我搣時心太軟》、《一頁人生》、《另一種圓滿》、《眼紅紅》、《看見看不見》等,大部分人認識她是個青年作者,鎂光燈熄掉後,她是位名副其實的「搣時」,並已擔任學校的圖書館主任有5年之久。今次,就請欣妮與我們分享在學校圖書館中的閱讀風景,也談談同學們對閱讀的想法,以及推動閱讀中的有趣心得和秘技吧!


受疫情影響,學生已提早放暑假,偌大的學校圖書館雖然沒有學生,8張長桌卻堆了滿滿的書,遠處傳來欣妮的聲音:「我們正盤點這裏的書啊,所以有點亂。」個子小小的她半喘氣地帶點不好意思,「因為有28,000多本書,光是盤點一個書架,就要花45分鐘!」

搣時的閱讀觀察

28,000本書是什麼概念?即使一個月看30本書,這裏的書也要花至少77年才看得完!書這麼多,喜歡閱讀的學生也多嗎?「如果答好中意看書,或者以看書為自己第一興趣的人,的確愈來愈少。」欣妮說,有同學會自動找書看;也有抗拒閱讀、完全不碰書的,她並不認為同學都討厭書,反倒是大家未有察覺看書是個選擇:「有時我們在圖書館辦各種遊戲、活動和讀書會,也有同學來參加啊,我就疑惑,其實他們不一定完全抗拒看書,可能是世界太吸引,同學未必發現,看書也是一個消閒的選擇。」特別是新世代都有手機,甚或遊戲機、平板電腦,不難想像書會處於下風。

然而接觸久了,欣妮發現學生不是不閱讀,只是對書有些特別的偏好:「愈來愈多同學反映,長篇作品是比較大的負擔,他們寧願看較薄的書、短篇的作品、能夠短時間內很快看完。」對於長篇作品,時間較長,萬一看到中途要停下,就未必有動力再打開書繼續看下去;相反,短篇作品容易看畢,有成就感、滿足感,同學會覺得可以一試。

欣妮亦會把書本「拆開」,希望讓同學感到閱讀不是難事:「我會『游說』同學,一日看兩篇,一星期下來就已經看完半本書啊,同學們就會覺得,咦,也不是完全做不到喎。」雖然不確定把書這樣片段地送到學生面前是否好事,而作為書籍作者和好書之人,自己也希望同學的閱讀口味可以更廣更闊,然而暫時未看見全貌,找一個破口作起點似乎更為重要:「在同學完全沒有閱讀興趣時,如果能夠用片段式的方法令他們嘗試打開書、接近書,都好吖。」

令人不抗拒閱讀的法子

欣妮在圖書館每兩天就會辦一次讀書會,多數在午膳時間,為了想方設法令同學參加,這位點子多多的老師甚至會自製麵包,與讀書會的同學一起享用。欣妮亦會為每位參加讀書會的同學送上一本簿,記下書中有趣的章節、深刻的文句、甚至與書無關的內容也可,「有個同學會在簿上寫下我們每次吃了什麼麵包!」欣妮笑着說,「之後我推介他看有關麵包製作的書,更介紹他看一些與飲食有關的散文,氹佢上當(看書)!」

不是理應寫下對書的感想和啓發嗎?寫下吃過什麼麵包?有點兒戲吧?但欣妮不以為然:「無所謂啊!起碼想起每次讀書會都是開心的,這是好事啊!」她認為要令人覺得閱讀有趣,開心是關鍵:「如果他感到看書是開心的,那就不會抗拒接觸書,我當然希望同學在閱讀中有思考有啟發,但如果他連接觸這第一步都不願意,還談什麼思考和啟發呢?」

為了令同學不因功課而抗拒閱讀,欣妮和同事甚至設計出廿多款閱讀報告,讓老師和同學靈活使用:例如有改寫書中情節或結局的,有為書配上一首主題曲的,也有簡單貼上從手工書中學會的一款摺紙,或是單純摘錄書中深刻句子,當然也有最傳統的版本——描述書本內容和讀後感,「我們發現如果常常都要同學寫長篇大論的文字,他們會很抗拒,所以就嘗試製作這些版本,看看會否有幫助。」

讓閱讀好玩起來

為鼓勵閱讀,學校安排閱讀視像早會,每次主題不同,並設計相關配套活動,吸引學生在小息、午膳及放學後參加,例如有次主題為「哆啦A夢的科學任意門」,欣妮和同事就選取了一系列與科學有關的書籍,將每本書與一份零食包裝成福袋,不到10分鐘,30多個福袋就被同學一掃而空;另一次的主題是介紹詩人辛波絲卡,並預備了25張小卡讓同學嘗試創作,豈料一個小息已被清空,於是立即加印,最後收回200多張。為了令同學對書感興趣,欣妮可謂扭盡六壬:「雖然每次都很傷腦筋,不過因為每次同學的反應都好好,一直不捨得放手不做,今年已是第3年了。」

訪問過程,欣妮一直把「好玩」掛在口邊,她想把閱讀變得好玩,因為先有好玩,才有好讀:「要令到閱讀好玩,好玩才會吸引同學來!當他喜歡看書,你不用推他叫他,同學都會自動去做。」她自己也樂在其中,「攰就一定攰㗎喇,用玩的心態可能會好些,何況我自己都好中意玩!」要是每人在學校裏都遇上這般放得開、又多鬼馬主意的老師,這城市,定會有更多人愛上閱讀。

能嘗試引起同學興趣的,欣妮都不放過,「我希望他們想起書的時候,首先不是『咪搞我!』,而是可以嘗試看一下,不要太抗拒,也不要因為交功課或閱讀報告才看書。」常駐圖書館的欣妮,也會因應同學的喜好或要求介紹書——並笑言這是圖書館的皇牌服務:「同學可以告訴我,要做散文還是小說的閱讀報告,以及喜歡什麼主題,懸疑?寵物?旅遊?友情?校園?我再按喜好介紹,我也會告訴他們除了寫內容有什麼好、學到什麼,也可以逆向評論書中哪裏寫得平平、哪些說法不對,同學也會驚奇,咁都得?我說當然可以啦!」

問欣妮覺得自己在書和學生中擔任什麼角色?「……推銷員?!」說罷不禁大笑,這可是很有意義的推銷啊!「我也計劃明年,在這裏的長桌都放上可看到封面的書本展示架,若同學不來接觸書,那麼讓書來接觸他們吧!」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