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受訪/伍詠慈 整理/許桂珊 攝影/黃國榮

2020年08月01日
【看見書的可能|(二)讓書進入生活——訪問伍詠慈】

你可有想過,一本書是怎樣誕生的?編輯,堪稱書本的助產士,他們在編書時會有什麼考慮?策劃出版的人,對於書本和閱讀,又有什麼心願?這一篇,我們走訪突破出版社編輯經理伍詠慈,從她多年編輯書籍的專業和觀察,看閱讀這回事。


書稿的來源大致有兩種,一種是作者投稿,另一種則是由編輯策劃,與作者商討。當文稿備妥,就進入編輯來回修改和校對的過程,經過設計和印刷,一本書,就這樣呱呱墮地。

書令人卻步?

只是三兩句,詠慈就把成書的過程勾勒出來。編書人的心願,固然是想好書有人讀,只是有時結果不似預期:「其實今天大家都是重度閱讀——只不過看的是手機。我相信也沒有人會反對看書,但年輕人怎樣看閱讀呢?反而更值得我們探索。」

出版社不時會到學校辦書展,以詠慈與讀者的接觸和觀察,對小學生來說,閱讀是自主的選擇——什麼題材、書本厚薄、深淺程度均可,看書是快樂也享受的體驗;到了中學卻不一樣:「當閱讀與功課、評核掛鈎時,看書彷彿變成被強逼的事,加上學業壓力大,空餘時間減少,從娛樂減壓的角度,書就被遊戲機比下去了。」閱讀需要時間、安靜、專注及思考的空間,然而嘈雜的環境、重視效率的城市文化,讓書令人卻步。

整體出版市場縮小也是明顯,詠慈表示,2007年一本普通書籍的首刷印量是3,000冊,今天一般只印1,200-1,500冊,從數字看來,看實體書的人減少是事實。「不過,唔使咁灰,」她隨即解釋,「雖然數字反映市場變小,但我們留意到,年輕人看書的種類比以前更闊。」昔日青少年讀物大多數是故事小說,但也許是互聯網的影響,年輕人愈來愈多接觸及理解一些較複雜、有深度的內容,以致與心理、工作、社會有關的書籍,今天都可以進入青少年的選書雷達。

書,仍然重要

雖然如此,互聯網的無遠弗屆,也縮短我們獲取知識的時間成本,想知道什麼?一搜尋就知道了。書,仍有立足之地嗎?「如果人想要拉闊眼光、辨別黑白是非,讓生命變得更豐富更有深度,那就不得不看書。」詠慈解釋,書籍有整理和整合知識的用處,加上書可長久流轉,也比其他紙媒保存時間更長,因此需要更扎實和有深度的內容,「編書時我們重視內容要能反映事物的道理和通則,鋪排要有系統,也避免使用太貼近潮流的用語,希望保住書的時效,使讀者在當下、3年後甚至10年後再看,都有裨益。」

今天人們習慣碎片化的閱讀——快速讀畢、馬上理解及應用,編輯們亦照顧大家的需要,讓書籍內容可以各自獨立成篇,但詠慈還是強調書的系統:「我們仍然重視書的結構,有鋪排,有順序,有清晰思路和思考過程。」例如《工,唔係咁打!》先談到求職技巧和準備、職場人事相處,到探討工作倫理,一步一步,由淺入深。由生活化、引起共鳴的例子,到深層次的道理、價值觀,這種編排,充分看出作者和編輯堅持透過書籍讓讀者有所得着和成長的決心。

讓書進入生活

推廣閱讀,詠慈坦言不易,一來書籍出版可用的經費不多,難以負擔高昂的推廣費用;二來推廣平台要與銷售渠道配合,在書店不多的香港就更見棘手。然而最核心的難處,是書在社會中的位置:「在香港,書沒有融入大部分人的生活。」礙於香港租金居高不下,獨立書店一般都要承租樓上舖位,很難在大街上出現,漸漸就被邊緣化:「要讓書店和書常在眼前,人才會覺得閱讀和書是生活的一部分,這也是讓書進入人生活的一個方法,令閱讀普及。」

要守住閱讀文化,是需要社會上各個階層一起努力才有機會成功。以日本為例,雖然其閱讀人口同樣減少,不過政府和民間協力,花了許多工夫振興書店和圖書館,報章雜誌會在當眼位置刊登推動閱讀和新書的廣告以及書評,藝人會參與推廣書籍,甚至有鼓勵全民閱讀、為期兩星期的讀書週間,可見他們對書的重視。

一起來守住閱讀

香港的情況雖然望塵莫及,但要改變也不是沒可能。詠慈認為,首先是家庭教育:「不是把書塞給孩子後,父母自己只專注玩手機。」她接着說,「家庭是孩子第一個教育場所,如果父母在孩子年幼時鼓勵並重視閱讀,甚至與他們一起接觸書,這對孩子成長後願意持續閱讀有極大幫助。」

至於教育工作者,在推動閱讀上也是重要一環:「閱讀報告的原意是鼓勵閱讀,不過也曾見過學生因為閱讀報告而感到是被迫閱讀,於是對閱讀心生抗拒;如何『張弛有度』,學校是有許多嘗試改進的空間。」教育局近來的閱讀資助也有利推動閱讀,詠慈建議,局方的選書清單可以更多元化,除歷史題材外,可涵蓋更多其他的書籍,鼓勵多元化閱讀。

除了繼續出版,出版社也可藉着書的裝幀設計,引起讀者興趣。詠慈指,有部分題材的書籍是老師會選定給學生看,有些書則是學生主動挑選,資源有限,她和團隊會特別花多些工夫在後者的設計上,希望學生一見封面就馬上拿起翻開。

「突破」的書籍不少都會入選學校的推薦閱讀書單,因此不少中學生都因為閱讀報告而「必須」閱讀「突破」出版的書,詠慈笑說只希望不要成為使青少年討厭閱讀、覺得閱讀是苦差的出版社。

這樣聽起來,書籍出版一點也不輕鬆,為何仍會一直堅持?詠慈說:「最想青少年生命有改變。我哋諗得好大㗎,希望他們透過書,令生命有成長,我相信書可以。」嘩,沒想過書籍背後原來承載着這般浩大宏遠的願景,「不過,若然從書中令讀者覺得有些安慰、得到鼓勵,甚至看畢後令他們愛上閱讀,已經好好。」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