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書誌

撰文/彭正雄 Breakazine

2020年06月01日
【破.書誌】「末日」來臨前的「再出發」

最近社會流行說「再出發」。香港要從暴力和疫症之中重新走出來,要打救命懸一線的經濟,要保就業、重歸法治……表面上,好像是積極的態度,但實際上卻是一種叫人難以理解的反應。真的要再出發的話,豈不是要先問:我們要去哪裏?

尤其是,過往一年的社會動盪、疫病肆虐、全球政治角力,幾乎完全摧毀了我們工作、生活的安全感,打亂生涯的未來規劃,一如末日來臨。一直以為順遂的社會運作模式,已然到了破裂邊緣;我們再出發,就不可能只是「回到過去」、「回復正常」—因為世界早就已經「返唔到轉頭」。

我們必須看到的是,在「正常」背後,隱藏了很多假象與謊言,這也是為什麼會造成我們今天彷彿步向末日的處境。長久以來,我們在發展過程中,對他人、非人和環境一直造成潛在破壞,但我們為了發展之利,一直選擇視而不見。用回最基本的信仰概念說,原本我們是上帝囑咐的「管家」,現在卻以上帝自居,以人類為中心,沒有上帝那種關懷創造、讓萬物各安其位的視野。結果,「末日」表面上是「世界出事,人類受害」,但根源是在於我們失去了一種治理世界的視角。

製作《末日生活提案》時,我們做了不少資料搜集與訪問,對我等人類當真是予欲無言。我們以為地球資源像百寶袋可以予取予攜,卻不懂得消耗過多會破壞生態平衡,帶來更多疾、蟲害與天災等等,直到我們本身染病也不知道來者是何方神聖;我們幻想城市化可以不顧農業的發展、不理環保問題,仍然可以人人肚滿腸肥,自有不知從哪裏來的「後花園」替我們永續供應食物,完全離地也沒有問題,弄得香港的糧食自給率今天只餘下不到一成。甚至因為要快速擴展,冒險發展本來就難以控制、兼可令一個地方永遠毀滅的核電,然後創造了「核安全」的幻象。1986 年和2011 年的核災曾經一度戮破這種幻想,但之後我們又再依然故我,今天香港周邊200 公里內,有多達6 座運作中的核電廠,未來還會增至11 座,而絕大部分香港人,今天仍懵然不知。

這麼多的末日危機仍然懸在我們頭上,如果要再出發,豈不應該朝向真正解除危機的方向前進?無視我們有份造成的各種災害,回到虛假的生活與政治裝飾,還可能比之前尤有過之,這種生活你我真的甘心嗎?

很多受訪者跟我們說,災難難言是好事,卻也不失為叫人深思與修正的機會。如果我們撐過了這場災難,之後要怎樣重新生活,避免沒頂之災?我們都熟悉的阿摩司書5 章14 節:「你們要求善,不要求惡,就必存活。」善之所在,由心而發,也顯明於對世界的關懷,如何與他人、非人、整個環境共存,重新找到平衡所在,已是存亡之秋。

如果2019 是我們再覺醒之年,2020 年,深盼是我們的悔改之年。


按此購買《Breakazine 061末日生活提案》

如果說,2019年,香港墮入黑暗;2020年,世界幾乎是撞進末日。

疫症爆發、斷糧危機、監控加強、國際變局,一切都在攬炒與瓦解邊緣。
除了搶廁紙、撲口罩,還有什麼可做?

今期Breakazine,在世界停擺之際,嘗試跨進多重時間,回看地球簡史,更好定位當下,評估城市風險,追問香港四大危機的應對之道。
借鏡本地、外國、歷史案例,尋找應對末日的生活提案,好好過新日子。

如果生活本來就太不正常,災難是危機,會否也是契機?

其他銷售點https://bit.ly/3dPEyIj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