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書誌

撰文/吳芷寧 Breakazine

2020 2 月 1
【破.書誌】勇氣的條件

一個人,在什麼時候會變得勇敢?勇氣的條件,是什麼?這提問,不是抽象的哲學思考,而是處身香港的真實詰問。

在一個有制度可依、守規則是王道的社會,勇氣,或者僅屬先行者的自勉。但當極權臨近,恐懼蔓延,到底平凡如你我,可以怎樣跟恐懼並存?過去半年,執政者把制度暴力如此具體呈現於人前,選擇在暴力下挺身而出的人,成長於怎樣的文化氣氛、又是經過了怎樣的思考轉念,才會踏出這勇敢的一步?由個人及羣體,一個社羣的勇氣可以怎樣培育,才頂得住社會上各條不能失守的底線? 

疏理這些好奇與惶惑,就慢慢生成了這一期《勇氣不滅》。那關乎對自身恐懼與怯弱的確認或跨越,是內在的功課,是身體的練習,亦關乎對局勢的判斷、對政權手段的解魅,是知性的裝備。 

這一期,走訪許多人,難忘各人臉孔,還有在腥紅的畫面、刺鼻的氣味、真實的身心創傷中,仍選擇意義、選擇善良、選擇尊嚴的每個行動。問前線中學生,她為自己在理大圍城前被勸走,得丟下手足,遂哭;趕返中大的大學生質問,「點解要搞我屋企?」;在連儂牆前被刺傷的女生,說自己還是出席了 6.12 半周年集會,很努力跨越對人羣的創傷恐懼;面對丈夫被監聽,一個香港人告訴我們她如何努力穩住心神,盡力如常生活。聽着,你是懂得,勇氣確然不是經思考習得之物,更是日復日的身體練習。 

運動中,為了方便的緣故,我們總有各種簡化的分類標簽;「勇武」和「和理非」云云。但若放下這種修辭所築構的二元對立想像,借羅永生教授的說法,由 6.12 開始,是一份自我犧性精神感染更多人走出來,前仆後繼,成為推動運動的情感動力。是我們每個,讓彼此變得更勇敢。 

而愈聽不同人的故事就愈感受到,這毌寧是因為勇者背後總有大於恐懼的瑰寶。那或是一份於生活、工作中遍尋不得的意義感,而他們在運動中終於找到自己可發揮的身位;或是一份很純粹的仁心、對他者的惻隱,仁者有勇;或是對一些價值的堅持,對一個地方的珍愛;也還有他人的同在和勉勵,是 encouragement,成就更大的 courage。 

聽着,除了痛心和感動,也是不無憂慮。願意或否,街頭運動總會退場。只是那一班渴求意義、願意犧性、經歷創傷的青年,在這社會裏還有沒有其他機會、空間,讓他們去發揮所長、傾出那份愛?這份心志和動力,怎樣不至被政治創傷和制度暴力所消滅?當我們言說盼望,我們又可以怎樣給予他們盼望?我們可找到身位去聆聽他們的絕望,並成為這一代人的 encouragement 嗎? 

如此,大概是在敲問我們這班青年工作者的心志了,怎樣持續革新所作的工,不至脫離這一代人的需要。《勇氣不滅》,是記錄,更是祈願。時代兇險,求主賜智慧和勇氣,願主憐憫。


Breakazine 060 勇氣不滅 

這一期,正是想記錄、追溯、重構這時代的勇氣。
重讀自由之夏的勇者面相,回溯我們的文化基因,讓我們記住,香港人展現的承擔和仁義。
解魅政權的恐懼戰略,思考勇氣社羣的生成條件,讓我們學習,在艱難中毋忘激勵和撐住彼此。

恐懼會蔓延,勇氣會傳染。
在民主退潮、極權擴張的時代,讓我們直面恐懼,一起走下去。

按此進入網店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