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話說

撰文/周思藝 副總幹事 相片/Unsplash

2020年08月01日
【總.有話說】在「突破」中的寫作和閱讀

在「突破」的事奉中,寫作與閱讀的體驗都很深刻。

深刻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自己每每寫作,都像如臨大敵——寫作是我最弱的一環。在機構這些年來,每次執筆都會感到非常吃力,因此可以的話,我會儘量避開寫作任務——婉拒明拒、推薦能者,甚至試過在推卻不了的情況下,以自己口述並請別人代筆的形式完成,當然那篇文章的文筆是「我的文章」歷來最優美的,優美得有點像美圖照「騙」……

若最終仍不得不自己執筆,習慣預早開始準備工作的我,總會有千個原因,萬個理由,將寫作任務拖延到最遲一刻才開始動筆。好不容易想到怎樣開始,到了真正落筆,甫寫畢開首幾句,就想到要大幅修改、增刪句子,句中詞彙總覺要多點潤色才達到要求。千辛萬苦,完成第一段,不期然地又會從頭再讀一次,當中少不免一次又一次不斷修正,而這個修修改改的循環亦會貫徹整個寫作歷程,直到死線那日。

有趣地,我對閱讀的態度,卻與寫作截然不同。我喜歡閱讀,基本上有字的東西都會好奇看看,閱讀量多也看得頗快,與我對寫作的抗拒剛好相反,也許是一種「補償作用」:把「勤」放在閱讀上來彌補寫作上的「拙」,稍稍減輕內心的不安吧。每次閱讀時,總驚訝及羨慕那些可以直接我手寫我心的人,揚揚灑灑就千章萬句。

在機構多年,有寫作天賦的人總在我身邊環繞,雖不至多如繁星海沙,但為數也不少。不單是媒體事工的所有編採同工們,就連人際事工也不乏多產作家,如舊夥伴區祥江(Raymond)和伍詠光(Ringo),單是他們的書就佔了整層書架的前後排。有時能閱讀到個別同工未出版的手稿,或剛從印刷廠「新鮮」送抵而尚未在坊間銷售的書籍,感覺更是飄飄然,總是急不及待的先睹為快,騰出空間盡快吃下它們。

寫這篇文章的體驗很特別且有啟廸,在落筆後比想像中較快完成,期間亦沒有過往那種煎熬的感覺。細想原因,或許在事奉中,往往總遇上一些特別難過的處境與關口,但只要不懼怕也不逃避地正視它,投入當中,坦誠地檢視實際的狀況,哪怕是自己「最弱的一環」,當中的領會和實況,也是最真實的內容及信息了。期間或許會在自己弱項上發現一些「補償作用」,並能為身邊值得欣賞的人喝采的地方……若要在此時此刻為這個城市書寫,我想我的體驗也是如此。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