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話說

撰文及相片/ 梁柏堅 出版及媒體事工總監

2020年12月01日
【總.有話說】走一段逆旅的時光

「突破」的全人歷奇籌款活動逆旅先鋒,自2002 年第一次舉辦,說來慚愧,我一次也沒有組隊參加過。礙於先天貧血的體質,甚少參與野外活動的我,從小就自自然然地很「文靜」,平時總是書不離手,帶氧運動也全靠少年時代的血氣方剛才會稍稍參與。也所以,每次看到逆旅先鋒的宣傳片,看見片段中的熱血、搏盡、無悔,從朝早到晚上至通宵達旦,又上山又下海,感覺是有點羨慕,卻又有點距離。

今年因為疫情,大型活動成了傳播病毒的高危場所,過去上千人齊集山頭的逆旅先鋒自然也得變陣。得力於上年度開發的線上捐款系統,經過賣旗日的測試,今年逆旅先鋒也順利推出專屬的線上籌款系統,起名「線上逆行者」,讓參加者自訂目標活動,上載用以證明完成目標的截圖、活動點滴分享,把活動分散成參加者自主自發的籌款行動。

由於經濟環境等不明朗因素,籌款是困難了很多。看見逆旅先鋒今年玩法上的轉變,不單門檻彈性大增,也可自行設計路線,心裏不期然躍躍欲試,一來是為籌款,二來也想分享一下自己與香港這片土地的記憶和情感。

由於從沒在香港島居住過,我的香港記憶主要環繞九龍和新界,所以我設計的路線也離不開這些回憶的足跡。我最早獨個兒長途步行的回憶,要數到大概10 歲左右。有一次,祖父在下午茶後,帶我到旺角某個巴士站,也不等巴士來到就趕去同鄉會,叫我自行坐巴士回去橫頭磡(即今日的樂富)。也不知哪來的傻勁,仗着坐車時看過的街景記憶,我心想,也許可以行路回去吧?在沒有互聯網、沒有手提電話的年代,我這樣就完成了第一次的城市歷奇,趕在晚飯前回到,家人也不知我的冒險之旅。

如是者,我這獨個兒散步的嗜好,漸漸成為一種習慣。後來因為被逼遷,我和親戚幾家人被逼從九龍搬到粉嶺,而我就插班入讀了崇謙堂村旁邊的從謙學校。每天放學,我和同學沿着今天被稱為龍躍頭文物徑的鄉郊窄路,一直行到東閣圍附近的寮屋,成為我最重要的童年回憶。

後來初中某年,因為工業中學的關係,對電子製作十分着迷,每個星期六我都會到深水埗鴨寮街閒逛,然後直出太子,沿彌敦道行到尖沙咀,再靠着海傍前往紅磡坐火車回新界。揮灑出的汗水,不會沒有回報,那一年,我足足長高了差不多一呎,為矮小的我帶來一個意想不到的奇蹟。

身分的建構與土地的回憶,總是密不可分,互為表裏;每一條大街小巷,都有一幅幅舊日景象,重疊眼前。是這樣的空間記憶,組成如此的一個我,組成一個無可取替代的香港;也是這樣的一個香港,呼喚我們繼續與青年人一起,在乎同行,在乎堅持。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