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話說

撰文/ 萬樂人 總幹事

2019年12月01日
【總.有話說】未來,在等待

尋常人生,有時會覺得時代與自己擦身而過,不留痕跡。但回想這幾年在「突破」的侍奉,深深感受到自己與這一代青年人以及香港的歷史,曾經肩並肩地走過,甚至是綑綁在一起,或許這就是我底的命運和權利吧。

過去的6 個月,在歷史長河中並不算很長,但對我和許多香港人來說,卻好像置身於翻騰的大水,方向頓失,陷落在共同的迷惘中;而青少年一向對世界相對敏感,所受衝擊之大可想而知。不幸地,我卻聽說有不少商界表示不會聘用這一兩屆的大學畢業生,更甚者竟公然表明要放棄一整代的年輕人……那豈不等同放棄「未來」、放棄「愛」!

作為青年工作者,在逆境中,難免也會感到失望、乏力,但如果連我們都信不過有更光明的將來,只一味要求孩子們相信明天會更好,無疑是不負責任;所以為了下一代,大人必須提起勇氣,找尋新的思維、開拓新的視野。換句話說,我們毋須急於提供即時的出路,亦不應忙於為年輕人定義什麼,而是一起思考做人是怎麼的一回事?及應該懷着什麼態度走下去?

這令我想起魯迅創作中最惹人討論的散文詩集《野草》。作品寫於1920 年代的中國,當時正值五四退潮,北京在軍閥統治下,充斥着白色恐怖,而這本小書正包含作者對時代的感悟,以及自己的人生哲學。其中收錄於《野草》的最後一篇〈過客〉,正好表達出他對人性、對未來的希望和承擔。

故事講到,有一位中年過客,走了很遠的路,一身風塵,途中,遇見一位老翁,便問:「前面是什麼?」老翁回答只曉得前面是墳,不知道之後是什麼地方。他看見過客滿面倦容,就勸說:「你來的路可能已是最好的地方,不如回頭吧。」過客答:「那不行!我只得往前走。回到那裏去,就沒一處沒有名目,沒一處沒有地主,沒一處沒有驅逐和牢籠,沒一處沒有皮面的笑容,沒一處沒有眶外的眼淚。我憎惡他們,我不回轉去。」況且,「我息不下,那前面的聲音叫我走。」沒想到,老翁也表示曾經聽過這樣的聲音,只是沒有理會它,不久就消失了。在夜色中,過客昂起頭來,繼續往前走……

魯迅後來把這種「往前走」的過客精神概括為「反抗絕望」。原來,有些生命會因為回應內心的呼喚而毅然離開現實的窘境,矢志出死入生,走向光明。問題是,我會選擇像老翁一樣,還是學像過客,勇於聆聽那屬天的聲音,堅持與青少年、與這城攜手向前?

許多時候,人要改變世界,要的不是什麼天賦能力,而是「勇氣」(courage)。勇氣不是「膽量」(daring),後者恐怕只是出於情緒反應或一時衝動;勇氣是源於對美善與人性的執着,是以善勝惡的動力,是實踐希望的力量。

面對不確定的明天,青年工作要有「往前走」的勇氣,因為未來,本就是最美好的期待!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