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話說

撰文/ 周思藝 副總幹事

2019年10月1日
【總.有話說】還生命一個想像

近年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人重提香港這個城市「正在死亡中(the city is dying)」,更會以「沒有最差,只有更差」來形容這個歷程。彷彿香港已是一個消失中的城市,過去的成功、安定,如獅子山精神的繁榮、安全的衣食住行、以至未來的保障和出路等重要的基本元素,都在消失中……而其中一樣最大的失去,可能是生命的想像。面對這樣的困局,怎樣才可還生命一個想像呢?想起少年大衛和巨人歌利亞的故事,或許能給我們一點啟廸,重構對過往、今天及未來的想像。

從被過去定形到忘記背後

《聖經》記載當時非利士人上來與以色列人爭戰,雙方擺陣,並沒有任何一方必勝場面。儘管兩軍仍是膠着,但隨着巨人歌利亞出現和軍隊罵陣,掃羅和以色列眾人卻都驚惶害怕起來。為什麼呢?很可能在以色列人的想像中,過往成功是全靠高大威猛的掃羅帶領他們去戰勝敵人——他們都被過去定形,而眼前的敵方戰士比掃羅更勇猛,掃羅更自知因沒遵守神的命令而被厭棄,因此感到驚惶害怕。以色列人要忘記那表面的成功或失敗,認清是倚靠萬軍之耶和華爭戰,才能重拾想像。面對香港今天前所未有的挑戰,或許我們先要尋索,神要我們忘記哪些一直以來被認為理所當然的經驗和價值,以至能不被過去定形呢?

從困於現況中到休整空間

大衛三個哥哥跟隨掃羅出征,站在最前線面對強敵。可以理解他們與其他軍人一樣,要長時間離開家園,在戰場上擺列陣勢,與敵軍彼此相對,更不斷受盡辱罵,身心俱疲,只能用僅餘精力應付當下。相反大衛則有時離開掃羅回去伯利恆放羊,間歇上前線支援,締造了休整的循環及空間。當中既能休息整理、亦仍參與支援,就在這循環空間中,大衛在前方看到不一樣的視野。今天的局面,特別是在資訊排山倒海的衝擊,及強調實際行動達至即時效果的節奏下,我們會否需思索要刻意離開什麼?回到哪裏?以至能締造休整空間,免於困於現況中。

從抗拒新未來到屬天想像

大衛要上戰場,掃羅從現實角度覺得他太年輕,不能與從小就是戰士的歌利亞決鬥;大衛卻以屬靈視野,看到歌利亞是向永生神的軍隊罵陣,耶和華必救助。及至要為大衛裝備,掃羅憑藉過往經驗,不理合適與否,硬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突顯他抗拒用新角度去理解問題;大衛卻突破傳統思維,發揮屬天想像,回到神召他本來的位份與恩賜,以牧人裝備迎戰。同樣歌利亞也只是從現實角度藐視得大衛年輕,大衛則繼續以屬天想像,出人意表,擊殺歌利亞。什麼是屬天的想像呢?就是在現實困難中看到神的同在(Presence),祂的恩典(Present)及作為(Presentation),並抓緊我們的召命與恩賜去回應。面對今日的困局,我們能從忘記背後、休整空間及屬天想像中,還生命一個想像嗎?

  • Share:

相關文章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