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攝影/黃國榮 筆錄/許桂珊

2021年04月01日
【若干年|(二) Because】

「我係本地手作造紙品牌『水木研社』的主理人。响2016年成為Trial and Error Lab其中一位Lab Fellow,大概有3年時間。」—Because

問:起初是怎樣來到Trial and Error Lab?

答:成立「水木研社」大半年後,其中一位Lab的管理員阿絹在Facebook專頁上聯絡我,說「突破」旗下的共享工作空間將會有個150天的試驗期,問我有沒有興趣了解及參與。恰巧自己當時經常要穿梭不同地方辦工作坊,整天像走水貨一樣把用具搬來搬去,也盤算是否該租用一個固定的工作點。聽完Lab的簡介會,就認真地思考:一來只是150天,二來租金實在相宜,所以就參加。由於造紙過程需要水,我怕弄濕地方或者影響其他人,加上考慮在Lab大多以見客或工作坊為主,所以就報名成為非駐場實驗室伙伴(Zone B Lab Fellow)。

問:描述一下當時你在Trial and Error Lab的參與和體驗?

答:除了開班及見客,當時Lab也提供一些課程給手作人,我那時亦報讀品牌研習班、攝影班,還有產品研發班,好充實,彷彿回到上堂讀書交功課的日子。我覺得這是Lab與其他co-working space不同的地方,因為這裏會想辦法協助手作人提升品牌,令我有一種「被帶領」的感覺,因為有時冒出些新想法,但不知道要怎樣探索或實行,恰巧上研習班時涵蓋到有關的內容,就慢慢發掘到一些方向。

Co-working也是特別的,因為自己一個人發展品牌,有時不免感到孤獨;但在Lab,可以找管理員或Lab Fellow為新產品或新想法給意見。就算與工作無關,單純吹水聊天,也頗能夠減壓;尤其有時工作上衝到好攰,有些人可以一起hea吓、吹吓水,都幾好。有一次我到Lab開班,沒想到大家為我預備了生日蛋糕慶生,非常驚喜!

問:當時有什麼令你感到特別的場面或時刻?

答:記得在產品研發班的尾聲,我決定製作一盞名為「山海」的木箱紙燈。除了紙,還牽涉木工和電工的部分,對我來說是個很大的挑戰!因為時間緊逼,但自己又希望不用拉電線插電(濕電),而是用蓄電池、按開關的方式開啟,可是原來電工要花很多工夫,自己又不懂,弄壞了多條燈帶,幾乎做到想喊;可是到完成那一刻撳開關掣,燈終於亮了!真係做到!好開心,好有滿足感!即使前期過程很痛苦,但完成那一刻的開心,一世都會記住。

問:如果你可以改變當時的一件事,那會是什麼?

答:我想我會試吓去Zone A駐場。記得當時看到Zone A Lab Fellow的交流和溝通,覺得好好,有些羨慕。所以就想到如果能長時間留在Lab,可能與Lab Fellow之間的關係會再緊密些,或者有更多得着、更開心的時光也說不定。

問:在Trial and Error Lab所得到的,有沒有什麼至今仍然受用或影響你?

答:Lab除了幫助我在品牌經營上變得更成熟和自立外,更令我對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如何與人合作和融入羣體有更多得着和體會。參與Lab之前,我覺得自己很難與人溝通,但也許Lab的人比較隨和吧,加上大家都是有夢想、追緊夢的人,比較合得來,就發現自己原來沒有想像中那麼孤僻(笑),也可以與人閒聊;我覺得Lab也展示了co-working是一回怎樣的事,讓我意識到有同伴的感覺,對於自己創作和經營品牌也很重要,所以現時亦與4位手作人合租工作室。

問:Trial and Error Lab對你而言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答:我覺得是經營手作品牌的一所小小學校,但不似我們所理解的學校那般正經嚴肅……啊,Lab好似一艘船:有些人需要尋求幫助,於是就上船;也有些人認為是時候要自立,或者有更明確的追求,就決定落船,發掘另外的地方,或者其他綠洲,我認為Lab的角色是這樣。

問:有什麼話想對現時的Lab Fellow或剛起步的年輕手作人說?

答:其實好老套㗎咋(笑),就係有目標,同埋敢嘗試。起初訂定目標,不要太長遠或太巨大,因為若沒有頭緒如何着手,很易就會氣餒;反而訂一些3個月內、或半年的小目標,逐個完成,最後可能發現自己原來完成了一個大目標!有點像行山:只着眼最遠處的山頂,其實根本不知道要怎樣行,反而先走到就近的高點,再決定下一步,終有一日會行到的。至於敢嘗試……就是不要驚,想試就試,有想法卻不去做,就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


了解更多Trial and Error Lab可以瀏覽 Trial and Error Lab Facebook Trial and Error Lab 網站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