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人際

撰文/ 陳文鏢 突破輔導中心 插畫/ 楊仲文

2020年12月01日
【觸.人際】給傷痛的人一份禮物

在韓國劇集《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之中,原創童話故事《啖食惡夢長大的少年》描述一個男孩自小承受痛苦記憶煎熬而失眠。為要逃離苦困,男孩將記憶統統賣給魔女,結果卻發現刪除痛苦記憶,並無助找回幸福的感覺。魔女的回應是,「唯有將這些(痛苦)記憶埋藏在內心深處過活的人,才能變得更堅強、更熱情、更有韌性。只有那樣的人才能獲得幸福。」

「如何處理傷痛」大概是輔導中最常出現的議題。尋求輔導者大多帶着傷痛求助,他們在生活中飽受痛苦記憶的煎熬,心內久久未能抒懷,如像夢魘一般的如影隨形,將生活中的點滴都扭曲成錐心的尖刺,他人眼中平平無奇的小事卻劇烈地觸動着神經,以致難再享受當下現實的美好。

苦痛叫人難當, 人人敬而遠之。為求逃離痛苦, 我們會想盡辦法, 為心靈爭一口喘息的空間。精神分析學(Psychoanalysis) 指出人的潛意識有不同的「自我防衞機制」(Self-defense Mechanisms),幫助內心舒緩難以忍受的痛苦。當中有一種防衞機制稱作「抽離」(Dissociation),讓意識如靈魂出竅一般,走到旁人的視角回望自己的經歷,從而減輕身體及心理上所感知到的痛楚。經歷抽離的經驗會變得淡化,抽離者甚至可以平淡地描繪出事情的經過,彷彿自己只是一位旁觀者。

抽離的確有助減輕內心承受的痛楚,效用彷如一劑麻醉藥,使內心對周遭的事情減少知覺和反應。麻醉藥可以減痛,卻不能療傷;傷口未癒,藥力過後便會再次感到痛楚。同樣道理,習慣性而不自覺的抽離也如令人成癮的麻醉藥一樣,讓人得以一直逃離痛苦的感覺,卻無助癒合內心的傷口。長期的麻木,更使人難以感受任何正面的感覺。

曾在輔導室裏遇到一位受輔者,成長期間多次受到人際關係上的傷害,只是一直聽他娓娓道來,聲線淡然而平穩,彷如事不關己一樣。長期的抽離讓他對事物有慣性的麻木,避免了各種不愉快的感受,卻也讓自己失去感受樂趣的能力。無論做什麼也總提不起興致,也成為與人相處的一道無形隔閡。

要面對痛苦的經驗,我們需要一份安全感。近代研究發現,受痛苦經驗困擾的人,只要在足夠的安全感下,就能透過社交促進療癒。簡單來說,就是在安全及信任的關係下,痛苦經歷得以被聆聽及明白,由此幫助人走出傷痛。

如何處理傷痛?原來不是要忘記,而是陪伴與聆聽。陪伴就是讓當事人切身感受到「我在這裏」,願意在當下花時間聆聽他/ 她的故事,也願意一同面對當中的感受。聆聽需要先拋開對錯好壞的分析評論,放下對事實真偽的執着,更要按捺一切的提點建議。只要將心思全盤專注於當事人的經歷當中,看見對方所看見的,感受對方所感受的,共同感受當中的甜酸苦辣,這就是最實在的陪伴與聆聽。

陪伴是Present,你的在席就是禮物。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