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整理/許桂珊 外事部

2019年8月1日
【請聽______的聲音 | (五)你覺得希望在哪裏?】

受訪  寶濤/社工 玉蘭/父母 阿言/青少年 阿欣/青少年 阿真/警員家屬 摩西/傳道人

 

「你年輕的時候在做什麼?我十多歲的時候,只顧踢波打機追女仔,但你看,今天那些年輕人同樣是十幾歲,已經義無反顧地走出來,哪怕要蒙上罪責污名,押上生命,只為捍衞這裏的未來,讓香港有其本來應有、可有的模樣。你可以不認同他們的一些激烈行為,但你不能否定他們對香港那份愛護和熱忱,看見這班年輕人的付出,真會感到有希望㗎。

「加上今次運動裏,大眾的參與度與關注度愈來愈高,即使是不同政治光譜、或是以不同方式參與的人,也更多理解彼此是朝向同一個目標,奮力去找自己可以發揮的地方:有做連儂牆的、有做文宣的、有發起籌款刊登報章廣告的,連看似微小的銀髮一族及媽媽們,亦上街遊行、為示威者送上涼茶等,大家都不放棄、都盡力參與,也是希望啊。

— 寶濤

開始有人願意改變他們的看法,我覺得有希望。大概政府也會愕然,原來香港人可以撐到這麼久,有許多人仍然不放棄。雖然有時看不見希望,但自己心裏總是不甘心,而且身邊的朋輩依然堅持着,那就互相安慰,一起撐下去。

「我好想好想,到最後抗爭成功,大家不用再戴口罩相見,可以攬住彼此歡呼,如果成真,那是個好感動的畫面。 」

— 阿欣

「我以前是教歷史的,深明歷史是循環,再惡的事情終會過去,但污名在歷史裏不會褪色。神是歷史的主,在為這個世界沒有公義而感到憤怒的時候,我會記住神掌管一切,祂會安慰和看顧。

「再者,反送中期間,看到很多人的美善、創意,亦在久安中覺醒,而這一代年輕人很不一樣,有獨立思考,以不同方式爭取公義,表達訴求,希望就在他們身上。

— 玉蘭

「大家都會問,遊行集會要到幾時?行動升級要到幾時?如何撐下去?怎樣才能讓政府回應市民?這當中有氣餒、有無力、有憤怒,兩個月以來,五大訴求一個也沒有達到,希望在哪裏?

「可是,爭取民主或改革成功,其實從來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達成,由無權力的人去改變有權力的人,本來就不是件易事,民眾期望行動能夠即時奏效,但我知道,一分努力不一定有一分回報,即使這一刻什麼都爭取不到,但二百萬人上街遊行、年輕一代走出來抗爭,這些都會寫在香港歷史裏,只要大家一直堅持,10 年、20 年……到爭取成功那一天,歷史會還我們一個公道。我相信,公義必然會臨到這世界,不論是神帶來的,還是人民帶來的,始終會有這樣的一天。

— 阿言

「我和我丈夫都是基督徒,將時間線拉長至永恆,希望必定有。但眼前的處境、衝突正發生時,要在裏面尋希望,很難。即使祈禱,憐憫義人也好,懲罰惡人也罷,也不見得眼下的衝突局面,有任何即時改變。

「警察中的基督徒,一直受着兩面的壓力。面對警隊,他們要有服從性;面對教會,人與人之間許多前設和誤會,其實更孤單。早在幾年前的雨傘運動中,曾經有認識多年的教會姊妹傳來一句:『我求吓你唔好打啲學生。』對丈夫來說,打擊很大,多年交情,對方竟預設他會打學生,難道警察一定是錯的一方?弟兄姊妹間彷彿連最基本的互信都沒有了,如何能不痛心?有時真不是絕望,但要說希望,就像蠟燭光在風裏,忽明忽暗,閃晃不定,很薄弱,很難。

— 阿真

「我看見香港人,就覺得有希望。人是很脆弱、很微小,然而神放在每一個人生命中的美好,仍是沒叫我失望。在最痛苦、艱難的時代,我相信下一代不會輕易離開信仰,而是會拚命的思想和尋找,信仰如何可以更貼地、更能回應這時代。」

— 摩西

  • Share:

相關文章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