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緒

撰文/ 馬傑偉 相片/Unsplash

2020年12月01日
【讀.心緒】愛是在苦艱中成全

社會充斥恐懼與悲情,更要努力如常生活。我幾乎每晚都與女兒在城門河畔散步。她經歷了六年有多的焦慮症,走過十分艱難的日子,近年好轉了,能夠在平凡的生活裏,找到滿足與意義。我近年才明白,做教授的女兒並不容易,自小她就對自己要求嚴苛,希望闖出一條與別不同的路。最近她公司來了個新丁,好肯做,女兒就很用心的幫小師妹計劃工作、撰寫建議書。「I see some great potentials inher.」她熱心的說。但奇怪的是,她對大老闆有一種莫名的憤怒,「當佢妹仔咁,執頭執尾,完全冇尊重。」

識咗我個女咁耐, 我梗係知道呢個係misplaced rage。與人為善的她,知道小師妹很努力,fresh grad,傻下傻下好正常,如果幫下佢,她更能發揮自己。我同阿女講,十個老闆,九個半都會當小工係螺絲釘,你老細係一個正常的老細,你對他的rage 是不正常。記唔記得,你幾年前情緒崩潰地對我說,「我浪費了六年,寶貴的六年,後生女有幾多個六年!」因為情緒困擾,她有很多年生活綁手綁腳。我對女兒說,「所以你特別愛惜小師妹,希望她有一個快樂又有成功感的工作環境」。天空晴朗,新月掛在樹梢,城門河銀光閃閃。我想起女兒多年來承受的壓力,很感慨地對她說,其實你能夠這樣關心小師妹,已經是莫大的成就,比起你拿什麼薪水得到什麼職銜,更有意義。我們在追求一個怎樣的社會?怎樣的人生呢?對自己,對別人,愛與尊重,能成就人生。太平盛世可以,亂世更加可以!

星期四駕車送女兒到機場。東鐵故障,沙田大塞車,為了及時趕到,我改了三四次路線,左穿右插,終於駛上青馬大橋,高速往機場。前面貨van 慢駛,停下,我狂按警號,安全停下,背後私家車也及時停下。不到半秒,幾聲巨響,車廂內雜物飛舞,我們在慘烈的車禍現場,四車相撞,後面的士衝前,完全沒有落brake,一百公里撞過來,的士車頭盡毀,乘客浴血!這是我遇過最嚴重的車禍。奇怪我心情平靜,沒有半點why me 的怨氣。過去半小時,我做了起碼五個改變路線的決定。此時此刻,在這個specific spot,如何避免呢?如果改變任何一個決定,都不會無端被撞。父女平安萬幸了。馬上截停一輛已經有個鬼佬乘客的紅的,把女兒送去機場。沒有把慘烈的炒車畫面傳給老婆,免她擔心,只說人沒事,in a good mood。老婆傳來兩個心心emoji,我心情更好。

女兒說,上機了,說十年前,我第一天送她到港大上課,也被撞尾。還記得當年我的嬲怒,那時我太忙,車禍阻住我做研究,勁忟憎。那時我和女兒、太太的關係也很疏離。前後對比,明白到,之前是怨怒,現在是溫暖在心頭,因為身在一個互相扶持的關係裏。人生避不開種種不幸的遭遇,在困難中站起來,自有源源的生命力。每一次遇到挑戰,都是一個「做人」的機會,可以放下怨怒,選擇關愛與寬容。

以上文章節錄自《七情上面—苦難時代的情緒自覺》

 

馬上選購《七情上面——苦難時代的情緒自覺》一書:https://bit.ly/3igcQWW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