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書籍

撰文/ 史曉晴 出版部

2019年12月1日
【閱.書籍】時勢好惡, 做乜都好難

籌備《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時,從來沒有想過,出版之後,社會變了樣。作者說過,當初我邀請他,是從一句「哈囉」開始。拋出這一句「哈囉」,只因覺得用廣東話翻譯《聖經》很有趣,有點顛覆,有點突破。

這本書的初衷,不是單把和合本《聖經》翻譯為廣東話,而是把經文套入刻下的時局。於是,我們拋下幾組詞彙「公民」、「社會」、「教會」,希望從這幾方面回應一些信徒的疑問,看看《聖經》是不是真的如現在一些人所說,政教應該分離、教會不應該談政治等。

書中有一段譯文是這樣的:「抹黑老屈有大紫荊,睇唔過眼就拉上法庭;醒目精英?一早投晒降啦。唉,係嘅,人哋形勢比你強,識時務者為俊傑吖嘛,搞乜鬼都嘥鬼氣。」

我把它貼在Facebook,有人問,「嘩,跟得咁貼。」認真細讀,譯文所指的不是今時今日的香港,只是今日時勢太惡,黑白不分的事情,愈來愈明顯,愈來愈誇張,讓人無法再欺騙自己歲月靜好。

當我們直視現況,不是說既然世界規則如此,我們就隨波逐流,而是應如譯文的下半段所說:「不過個考驗正正係噉─ 形勢咁兇險,你都依然求善唔求惡,最終,上帝就真係會同你喺埋一齊,而呢條先至係你真正嘅生路。」─ 心水清的話,應該知道這一段其實是〈阿摩司書〉5章12至14節,只是以我們的日常詞彙,把它重譯出來。

《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不是談政治,但談一個公民應該怎樣面向社會;不是講福音,但談一個基督徒怎樣面對自己的信仰;不是叫你返教會返小組,但自然會談到羣體之間無法避免的問題。

在很多人眼中,基督徒與公民,社會與教會,是兩組無關的詞語,但是真的能切割嗎?

有連登仔說,因着這一場社會運動,因着一首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輕輕一提,這本書的英文名正是 Sing XXXX to the Lord),看見一班基督徒曾在局勢緊張的晚上通宵唱詩,化解了一場危機,決意不再譏諷基督徒。連登仔與基督徒的 we connected,看似不可能,這正是說明,能不能connected,不在乎身分,而是每一個人如何回應身處的時代,作出應該的反應,政治只是當中的一部分。

這不是一本令人睇得很舒服的書。不舒服,源於不習慣,不習慣用廣東話睇《聖經》,不習慣《聖經》講呢啲,不習慣以這種方法勾連信仰與生活,但這或者也是一個機會,重新再讀一些熟得可以倒背如流但又未必理解的經文,思考這些經文在今日的意義。

時勢好惡,是被說成非,鹿被當成馬,不只做基督徒好難,而是做乜都很困難─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與立場,讓人無所適從。我們能做的,是如何在艱難中,繼續堅守信念,回應時代。


《時勢好惡,做基督徒好難》購買連結:請按此

  • Shar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