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受訪/陳競存 整理/許桂珊

2019年2月1日
【一起閱讀 | (三) 工作間的讀書會】

「突破」讀書會簡介

始於2012 年,對象為突破機構同工,通常為一至兩組,每組約6-8 人。讀書會以閱讀神學書籍為主,至今已讀逾10 本,包括《異類僑居者》、《弔詭的應許》、《上帝的同伴》、《聖經中的自由》等,每本書約有6 至8 次相聚共讀。

問:最初是怎樣開始讀書會的?
答:「突破」的工作,很多時須要同工從信仰角度出發,構思整個事工計劃的根本。2012 年,時任副總幹事Joanna 建議我開設讀書會,選定與信仰、神學有關的書,與同工一起閱讀,讓沒有神學訓練背景的同工,也可在讀書會中,藉由閱讀、討論,有從信仰角度切入思考的空間。

問:為什麼要看神學書?
答:很少人會特地選神學書來看,加上這類書籍不易讀懂,因此在書會中選讀神學書,是我的堅持。因為這些書,是從信仰出發,回應我們今天所身處的環境,譬如《異類僑居者》談及信徒羣體在現今多元社會中的角色和身分、要怎樣面對世界;《聖經中的自由》帶讀者從《聖經》角度看自由主義所帶來的社會問題等。固然部分書的內容不易明白,但從這些神學家的視角和想像,對信仰在地展現有新的思考,對我們—香港的信徒羣體—回應今天的處境,是重要的。

問:讀神學書籍,可以幫助我們回應今天的處境?
答:舉個例子,雨傘運動後,許多人怪責教會沒有進入社會處境,沒有實際行動。侯活士(Stanley Hauerwas) 在《異類僑居者》中提出「讓教會成為教會」(let church be the church),教會最需要做的,不是傳福音信息、敬拜上帝、塑造生命嗎?將這說法放在香港,作為信徒,我們是否也曾怪責教會對社會處境「袖手旁觀」?當社會動盪時,教會的角色應該是什麼?教會應該走上街頭嗎?理據在哪裏?讀書會就是這樣刺激、推動—甚至是「逼迫」大家思考,這些說法如何應用於今時今日的處境,如何與我們有關。

我們曾讀過《上帝的同伴》,書中常常出現不同的教會例子,如一個未婚懷孕的女生的父母,與教會分享這難題後,教會羣體不但沒有選擇對女生作出處分,更與這個家庭一起分擔及協助照顧嬰孩。這些例子彷彿離我們很遠,但我會催迫大家思考及討論,這些做法在香港教會可行嗎?抑或,我們還差什麼,才能叫改變發生?

有時我甚至覺得,讀書會正在塑造一個羣體。

問:塑造一個怎樣的羣體?
答:一個在信仰上不過時、曉得以信仰角度去理解及回應社會處境的羣體。讀書會的討論和思考,是希望讓同工有一套共同語言,切換至事工上,大家就能在這些共同的基礎上推進討論。

其實,從信仰向度出發去明辨及回應事情的視角,每個信徒都理應具備。可惜的是,大家普遍過分依賴教會的餵養,視野只留在自身的宗派及教會傳統,以為「信耶穌」只有一套,太狹隘了。說句老套的話,世界很大,你要透過閱讀,才會發現,原來世界有另一套,甚至很多套踐行信仰的方式,這樣才不會只盲目高舉或死守自己的一套信仰。視野能被拓闊,已經很不錯了。

我也鼓勵同工在自己的教會開讀書會,與弟兄姊妹一同讀書、思考、討論,這樣的討論,讓我們較有距離地提出問題或看法。閱讀和討論會帶來翻鬆牢固想法的可能,我們的信仰才會有所成長有所進步。

  • Share:

相關文章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