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回應/李玉霞 整理/許桂珊 模特/梁穎思

2019年2月1日
【一起閱讀 | (二) 教會裏的讀書會】

基督教會活石堂( 九龍堂) 讀書會簡介
2009 年吳錫泉傳道在活石堂發起「閱讀沙龍」,找來3 位弟兄姊妹定期於崇拜介紹屬靈書籍;2011 年起更直接邀請作者來分享,如《安息行旅》的趙崇明、《巿井.罪人.被罪者》的馮煒文。因反應不錯,遂於2012 年舉辦讀書會,以閱讀神學書籍為主,以6 至8 周讀畢一本書,至今已讀過13 本書,包括《記憶的力量》、《先知式的想像》、《存在的理由》等。

問:最初是帶着什麼想法,開始辦讀書會?
答:我教會的傳道人來自學生福音團契,承傳了愛讀書的優良傳統,深信以閱讀更新信仰,在教會推動「閱讀沙龍」。我是在半被迫下,建立閱讀屬靈書的習慣的。2012 年教會始嘗試辦一連6 次的讀書會看《團契生活》,我又是在半被迫,甚至半自虐( 因工作忙碌,預備書會常要通頂) 的情況下,學習帶領。但「唔迫唔知讀書好」,原來綑綁式一起閱讀,可以讀明白過去以為艱深難懂的神學書。2015 年傘運之後,迫於時代的轉變,在沒有傳道人的催迫下,自願搞讀書會,特意選擇有關公共神學的書,這幾年先後讀了沃弗的《公共的信仰》、趙崇明《夾縫中的漂泊》、布魯格曼《先知式的想像》、《土地神學》等,參加人數穩定地有12 人。

問:書,應該怎樣讀?在讀書會中,又該怎樣讀書?
答:書要一個人安靜讀,也需要一起大聲讀。前者是跟作者對話,慢慢進入他的世界;後者,是跟其他人對話,彼此交流,釐清也建立觀點。無論何者,我認為讀書都是要衝擊我們既有的世界觀,發現更闊的世界。但有些書是特別適合信徒一起讀的,於我,就是難啃的神學論述,需要集合眾人之力去理清脈絡,更要聚眾人之精神去面對衝擊。至於怎樣讀,我強調「雙重閱讀」:看作者怎樣閱讀他的時代,讓作者的視角衝擊我們的世界觀。帶領讀書會時,我愛把作者的提問、他的論點、論證,畫成mindmap,以此檢視作者的思想框框。其實,讀書好像深入認識一個新朋友,每一個朋友都會為你的世界打開一扇窗;而神學書的作者往往是諍友—他不單打開一扇窗,甚至給你一次paradigm shift,帶來轉化。

問:對現時教會來說,讀書為何如此重要?
答:因為這個急速變化的時代,我們極需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香港福音派教會由上世紀中葉發展至今,是否需要好好檢視自己的一套?傘運後大批年輕或關懷社會的信徒離開,教會被視為維穩組織,是否要反思教會的時代角色?
很喜歡布魯格曼在《先知式的想像》一書中提出的挑戰,他說許多人的信仰觀就像一個超穩定的三角形,上帝被置於政治、經濟之外,成為宗教,服事我們恆久不變的信念系統;但上帝是不能被塑造成被膜拜的偶像,真理也不能被約化為規條,祂不是靜止不動由你來操控的。按他的形容,我們的信仰像一個倒轉的三角陀螺,要邊行邊摸索真理之路,不斷更新。讀書之所以重要,就在於它本身是一個轉化的學習:放下自己那一套,耐心讀別人的語言,進入別人的世界,衝擊自己以為牢不可破的那一套。當我們以為自己擁有不可推翻的真理時,就是要好好讀書的時候了。

問:透過一起讀書,可以帶來什麼改變?
答:我不知道可以帶來什麼改變,改變人是神的工作。或者說說,我不想塑造出怎樣的羣體吧:其一,我不想聚合一班苦毒只愛挑剔的信徒;其二,也不想建立只講而不行的小圈子。不諱言,喜歡讀神學書反思信仰的,往往是教會的邊緣人,或者被視為「唔聽話」的人;這一班人需要互相支持,自由尋找真理,但在彼此閱讀的過程中,人應變得謙卑,心意更新,敢於服膺不能掌握而寬闊的神,敢於冒險嘗試,回復基督徒的生命力,幫助基督身體活於人羣。此願。

  • Share:

相關文章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