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探討

受訪/元朗讀書會 黃麗穎 整理/許桂珊 模特/梁穎思

2019年2月1日
【一起閱讀 | (一) 社區中的讀書會】

元朗讀書會簡介
於2017 年成立,是元朗區內以閱讀文學小說為主的小型讀書會。讀書會每月舉行一次,每次大約10至12 人。每3 次讀書會就會完成一本書,至今已讀畢6 本著作,包括吳明益的《複眼人》、夏目漱石的《門》、布魯諾.舒茲的《鱷魚街》等,大家自行閱讀後於讀書會中分享和討論。

問:最初是怎樣開始讀書會的?
答:元朗讀書會是「元居民」—由一班元朗街坊組成的自發組織—的延伸。當時想,區內居民若想參與文藝、文化活動,就得山長水遠走到九龍區或港島區,於是我們決定籌辦一些文化活動,為元朗社區做點事吧;恰巧其中一位成員有辦過讀書會的經驗,就成立了元朗讀書會,希望藉此讓大家養成閱讀的習慣。

問:獨自看書,與大夥兒一起讀書有何不同?
答:獨個兒看書,許多時只會看自己想看的,或只注意到與自己想法或心聲共鳴的地方;遇有看不懂的文句,大多跳過就算。讀書會的書籍卻是由大家一起投票選出的,所以有機會讀到不常看的書類,因此看得更闊;也因為有書會的羣體,許多人和自己一起讀、一起「捱」,更有動力讀完整本書。
加上大家會就書本內容提問或分享,彼此討論、一起推動思考,從其他人的看見中,能撿拾許多於字裏行間自己未有留意到的細節。可以這樣讀書、討論、思考,是讀書會的珍貴所在。

問:文學書可以帶給我們什麼?
答:曾經有人質疑文學書的用處,也許它不會令你「搵到食」,但倒也不必抱着功利心態,享受閱讀的空間就夠了。文學書就有這種吸引力,叫人投入書中,享受閱讀。加上文學作品對人細緻的刻畫和描繪,可以令讀者鳥瞰人物的不同面向,離開先入為主的既定印象,學習理解他人。

問:從閱讀中更理解他人?
答:我們曾讀過《複眼人》,當中有個原住民角色叫哈凡,她在台北暗黑的房間從事色情按摩,後來儲到足夠的錢,就開了一間酒館,酒館四面都有窗戶,而且刻意讓酒館每一扇窗都看到海。當你愈看見一個人—她的性格和想法、掙扎和猶豫、壓抑與無奈,就愈會對人的處境生出憐恤;哈凡由一個按摩女郎,成為一個酒館老闆,你會從她的經歷,感受生命的韌性。有了這種視野,就會學習尊重每個人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說不出、理不清的複雜,不會急於武斷批評,而是給予更多體諒理解的空間。這種尊重和理解,會從閱讀延伸至生活:外傭姐姐離鄉別井,來港工作都是生活中無可奈可的選擇,我們可以多點理解不同人的故事和辛酸。

問:你覺得在香港現時的處境中,讀書重要嗎?為什麼?
答:我覺得是重要的,現時香港無論是政治、社會政策,甚至個人發展上,都像看不見出路;既然未有下一步,那就閱讀吧—閱讀是一個驅使人思考的過程,激發我們離開自己的經驗,以其他角度看世界。一大班人讀書,可以集思廣益,凝聚羣體,也為未知的下一步作準備。

  • Share:

相關文章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