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書誌

撰文/ 李玉霞 Breakazine 相片/ 由Breakazine提供

2018年12月1日
【破‧書誌】這一年,我們在傳什麼?

這一年,常想,什麼叫一本雜誌的生命繼續下去?是巿場,還是堅持?堅持什麼?

當書誌由雙月刊轉為季刊,不少人問:是熬不下去嗎?紙媒寒冬,為什麼還花時間在沒落的紙媒上?當Facebook 的文章也嫌長,還要 100 頁探討一個專題嗎?只是,我們相信文字沉澱的力量,在碎片化閱讀的時代,更需要慢媒體去問身處的世代,一條根本的問題;也問自己,如何自處:

•《職場臥底行動》:工作是什麼?民間怎樣與弱勢同行?打工仔可以撐打工仔嗎?

•《我們都是數字盲》:在大數據時代,我們卻是數盲,在被閱讀之時,怎樣才能閱讀這城?

•《搵真銀》:在資本主義社會,金錢高速流轉,貧富差距卻愈大,為什麼?有意義但不賣錢的東西,就必然要被淘汰?可以有另一套金錢價值衡量系統,讓好東西留下來嗎?

•《睇路!》:什麼是交通?交通就是由一點到另一點?城巿道路愈建愈多,汽車成為主導,這是理所當然的發展嗎?

走過這一年,每3個月跟讀者浸淫在這些專題,坦白說,我們也在迷惘。不得不承認,3 個月的節奏,對於編者是沉澱空間,但於香港巿場就是太慢,眼不見就被

遺忘,銷量是下跌。我們也不得不承認,當我們嘗試提供新亮點,在失去盼望的香港尋找出路,強調自己城巿自己救時,有時也跟不上自己的步伐,心仍在諸多失望與焦慮中。說實在,自己也在質疑,是否仍要這樣走下去?

尤幸,這9 年來,慣了尋根究柢,社會問題如是,信仰如是,做人也如是,隨着處境不斷反思,不固守既定形式,心意更新而變化,本是信仰的冒險歷程,這也是在突破機構事奉的最大福氣。這9 年來,我們不斷收到批評(當然也有鼓勵):有說我們要正能量,成為一本幫青少年成長的雜誌,不要「太政治化」;也有認同我們是探究式慢媒,不給予答案,帶讀者去批判和反思,但社會問題太沉重,可以放輕鬆嗎?

這一年,我們更多時間回到信仰的原點。再問自己在傳什麼福音?我們真有一套真理要說嗎?還是要在生活處境中,發現真理的生命?這是書誌要不斷走入不同社會議題的原因嗎?我們所行所寫的,給這城巿什麼盼望?「與青年人同行」似是金科玉律,但怎樣同行?是我們要提供幫助,還是如蘇恩佩老師所說,青年人是未麻木的真像,我們要從他們的眼睛去審視我們的存在?什麼是傳福音,是個人罪得拯救,還是要向掌權的宣告神公義的國度?

這一兩年,多了機會對外分享,邀請我們的,有基督教機構,也有社會服務組織。他們都因着一個共同原因來— 請我們分享今天青年人的處境,談使命、分享啟發,或是安息之道。無論邀約如何,我們都分享同一件事:邊行邊摸的信仰反省,沒有這些反省,我們不可能再跟這時代對話;而我,總愛用以下三句話來作總結,解釋我們在作什麼:答案以外的問題;原則以外的處境;對錯以外的不斷嘗試。

願下一年,我們再冒險,有新的嘗試,成敗如何,端視乎祂的恩典,想,這是信仰之路,也是我們想傳的信息。

  • Share:

相關文章

a
a
Whatsapp
SOCIALICON
SOCIALICON